渭南九零后小伙高翔只身一人自驾至武汉当志愿者
发布时间:2020-03-04    来源:渭南文明网

2月29日,这个4年一次的日子,也是高翔只身一人驾车到武汉当志愿者整整1个月的日子。

当日22时47分,当记者联系到高翔时,他正忙着汇总医务人员的信息。“我这几天负责河南省医疗队的后勤保障工作,这会儿有点忙,稍后咱们联系。”说罢,他便急匆匆地挂断电话。

1991年出生的高翔是渭南市临渭区下邽镇人。1月29日上午,当得知武汉火神山医院正在建设的消息后,他有了“肯定需要人手”这个简单的想法。他收拾好行李,就只身一人驾车前往武汉。

从1月29日至2月29日,这1个月时间里,高翔是搬运工、接送员、调度员……他用自己独有的方式为自己烙下武汉“印记”。

 坚定——我要去武汉 

“早上刚刚睡醒,有了一个想法,去支援武汉,去建火神山医院。就算搬一块砖也是尽我的力。”1月29日,高翔在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条视频。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到武汉去帮助有需要的人。”高翔说。

这个在高翔看来很“简单”的想法,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但最终,父母没有拗过高翔,连母亲包的饺子都没顾上吃,高翔就踏上了去武汉的路。

初到武汉,眼前的景象让高翔心情有些沉重。“武汉的大街上很冷清,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液的味道,只有路边LED灯显示着‘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的字样,让我感到这座城市的温度、希望仍在。”高翔说。

开始的那几天,日子是难熬的。没地方吃饭,困了只能在车里休息一会儿,高翔的身边还出现了有人被感染的情况。高翔坦言,在刚到武汉的那段日子里,恐慌、焦虑、不安的情绪不时向他袭来。他只能不断告诉自己:既然来了,就不能退缩,要坚定!

 犹豫——是回还是留 

到武汉的当晚,高翔顾不上休息,就直接赶到了火神山医院工地,却被告知不需要工人。那天晚上,高翔在车里窝了一个晚上,内心十分复杂,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来武汉是不是真的错了。

“后来,我打通了武汉市红十字会的电话,打算去做志愿者。”1月30日一大早,高翔去了红十字会服务点当搬运工。“当时,那里有20多名志愿者在帮忙搬运物资,最小的志愿者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我很受触动。在那一刻,我坚信自己来武汉是对的。”高翔说。

在红十字会服务点工作的那几天,高翔帮忙装卸医疗物资,正常情况下是一次搬一箱,他却总想一次搬两箱。因为劳动强度非常大,他的口罩常常被汗水湿透。在红十字会服务点待了10多天后,因为需要搬运的物资量慢慢减少,高翔又开始开车接送医务人员上下班。

从2月22日开始,高翔为河南省医疗队做后勤保障工作。“我负责协调、调度174名医务人员的吃饭、领物资等,任务就是保障好他们的生活。”高翔说。

让高翔没想到的是,这个工作不好干。“工作时间长、汇总的信息量大。174名医务人员分别住在两个酒店,上班时间和下班时间都不固定,需要及时跟酒店协调盒饭份数及时间。”高翔说。

“父母、朋友不断打电话劝我赶紧回家,让我想想家人、为孩子考虑考虑。说到孩子,我也有些犹豫了,到底回不回?”高翔说,经过深思熟虑,他还是决定留下。“我要是回去了,就是一个逃兵,坚决不能回。”

感动——被需要的幸福 

坚守在继续。

在武汉的日子里,很多人的事迹感动着高翔,高翔也温暖了很多人。

在负责接送医务人员上下班的那段时间,高翔接到了一条求助信息。“那是一名女护士,被感染后康复出院,问我愿不愿意送她回家。当时我确实犹豫了。”高翔说,犹豫是因为他除了一个普通的一次性口罩外,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短短3秒钟后,高翔答应了。“我要帮助她,我不能让她寒心。”高翔说,他清楚地记得,那名女护士走出医院时,手里提着几个塑料袋。“我赶紧上前接住,放在车的后备箱里。我问她,这会儿最想做的事是什么?她竟然跟我说,她想再回前线,和她的战友一起奋斗。”高翔说,“那一瞬间,我突然感到自己特别渺小,我做的事也很微不足道。”

面对危险,没有人不害怕,但生性乐观的高翔学着过滤掉负面信息、及时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在工作的空隙,高翔喜欢给身边的人拍视频、拍照片,他还会抽空写日记,想通过文字的形式把这段珍贵的人生旅程留存下来。“我想着,多年以后,可以打开日记看一看,把这段难忘时光分享给身边的人。”高翔说。

高翔的亲人、朋友中不断有人问他为什么要去武汉?为什么要冒如此巨大的风险?他回答:“其实,一切的‘为什么’最终都可以汇成一句话——因为被需要。被需要也是一种幸福。”(陕西日报 记者 马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