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 >> 正能量 >> 时时正能量
失而复得的行李箱
发布时间:2014-10-10    来源:吉林长春游客王举光    浏览次数:  [打印]  [关闭]


  2014年9月23日笔者携妻子到华山旅游。15:00分高铁准时驶进华山北站。在出租车泊位上了一辆有司机的出租车,将行李箱放在车后备箱里。人生地不熟,旅行者通常担忧出租车绕远路多收钱,司机打了表,多少让我们的担心少了些。和司机闲聊起华山的旅游情况,“登山需要两天时间还要带上馍和水,晚上登山的话,要准备棉大衣”……

  在一个信号灯路口又拉了一位乘客,口音听不太清楚,司机说先送完我们再送她。事前定好的宾馆说离华山游客中心非常近,我们考虑还有一位乘客就在游客中心广场付车费后下了车。两个热气球在藏青色的山体映衫出红蓝色火苗甚是抢眼,我们兴奋的举起相机拍起来。华山被云雾笼罩,神秘中透出一丝寒意。
  猛然间意识到什么,“坏了,箱子落出租车里了!”二人对视、惊愕、茫然、焦虑,我迅速盘算着箱里的东西,做粗略的价值分析和最坏的设想。“没有它这次旅行能否继续下去”?妻子在一旁流泪道“那里面的衣服还没有穿过、手机和相机的充电器、三角架、家里的钥匙”,“还有一个备用手机”我补充。
  沉重的脚步拖着疲惫的身心找到了宝红宾馆,前台服务员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得知丢包的情况后,打了许多电话帮助探寻无果。
  我们决定去车站找一找,报着司机还会去车站拉活的一丝希望。在路口突然看到一辆飞驰而过的出租车,驾驶员正貌似我刚才乘坐那辆车的司机!我迅速的记下车排后几位1848!但“像”不等于“是”。我们上了另一辆出租车去了站前刚上车的那地方,一位年纪稍长的客运管理人员问了我们的情况,“看清车牌没有?”“下车即没要发票也没看车号”我答道,“是辆什么车?我们这里羚羊或者是比亚迪较多”“车内是什么颜色的?”我已记不清这些了,但羚羊的可能性大一些----在关后备箱的瞬间绿色和那个纠结的车标闪现……
  站前车来车往,却不见我们熟悉的那辆。
  宾馆前台打来电话,建议我们亲自去出租车管理处报案。我们只有这最后的希望了。
  阴沉的天笼罩着我们的焦虑、怀疑、懊悔驶进交通局城市出租车管理处。门前的刘晓宇(注:此文全部采用真实姓名,旨为弘扬、赞美、歌颂、肯定)问明情况,引我们去办公室做登记。接待我们的是办公室主任张晓洁,她按工作程序说明了我们需先到公安局报案再来查询出租车导航信息,我们表明第二天就要离开这里,时间可能来不及了,她表示理解并给我们做了登记,与同事刘师慧一起通过出租车管理信息系统在大屏幕前开始按照我们提供的时间线索一块一块地圈点路段,排查可能车辆,时间渐渐流逝,绝望步步袭来,在几百辆车次的运行轨迹中与时间吻合的几乎没有,包括笔者提供的疑似车号1848……看着下班的时间已过,绝望再次逼近。查询工作依然没有停顿,外勤稽查队崔明滔回来看了情况,按照他的思路又查了一次,1848的可能大,但时间不对,与司机电话没有联系上。笔者通过行李箱内的电话联络司机的尝试也多次失败。这期间妻子的眼泪被刘晓宇张晓洁安慰着拭去。
  绝望还是最后到来,当我们走出查询室的大门时,门口等候的是管理处的领导们,他们都没有按时间下班,“我们会进一步查找”,尽管这是最让人寄予厚望的话,可我却联想起MH370。我们一再感谢他们的努力,失望地离开,或许这是一次错误的出行,我们不该来到离乡4000里这片陌生的关中大地,天气的阴沉华山的丝丝凉意似乎在暗示我们不受欢迎,好在华阴人的热情多多少少击退了大自然的一分无情。
  走进一家小面馆……菜还没有点完,电话突然响起“你的箱子找到了,快来管理处取一下!”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我只听清了这句,其它的话被激动搅的浑浊不清,回去的路尽管走得飞快,却依然那样长,可见来时的漫不经心和魂不守舍。
  在管理处门口,党英书记向我简单的说明了情况“司机发现了箱子,主动放弃了去罗夫的活正在往这儿赶路……”于是我的热情被点燃,感谢方式在请吃饭和发奖金的可能上转换着,“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感谢个啥”处长杜立安如是说,“我们这里经常有游客丢包,加个班不算什么”,副处长任虎峰这样讲。我试图拉大家合个影却遭到婉言谢绝。
  十几分钟后,司机刘文武驾驶着 陕E-T1848号羚羊出租车驶进院里,他憨厚地说“包在车里,给你送回了”然后就是笑,党英书记说将对他的行为进行年度表彰,他依然是笑……感谢的笑容伴着我和行李箱还有刘文武的车子离开……
  华阴、华山被云雾笼罩的美陡然间浮现!这或许是上天的一次安排,让久居大城市沾染了质疑和不信任的我在这座关中重镇得到纯洁无私美好朴实的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