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 >> 正能量 >> 人物正能量
杨双录:为留守孩子撑起一片蓝天
发布时间:2013-09-12    来源:渭南日报    浏览次数:  [打印]  [关闭]

  他是学生眼里的好老师、好校长,但在世俗的眼里,却算不上“成功人士”。

  他当过兵,做过村长,打过工,承包过果园,最终,他利用多年积攒和筹措的20多万元,将村中一所濒临关闭的学校重新整合,增设幼儿园,解决了很多留守儿童的上学难问题。

  他的不少战友“玩得很大”,多次向他伸出橄榄枝,希望他能够过得轻松潇洒些,但是他不为所动,始终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对的。

  他是澄城县赵庄镇沟西希望小学的校长——杨双录。

  或许在他身上,校长——这个曾经一度被毁掉的词,可以找回些许本真含义。

  为“留守”孩子点亮希望

  今年8月上旬,江苏师范大学的16名学生和西安外国语大学的14名学生,组队来到沟西小学支教。对他们来说,来这个山沟沟已经不是第一次。不过,这次有些不同,除了给孩子们带来150套课外书外,他们坚持不再寄宿村民家中,而是要求吃住都在学校。听到这个要求,杨双录心里很畅快。他知道,支教学生们这样要求,只是不想给自己再添麻烦。

  沟西希望小学的前身,是2004年由日本春日部市日中友好协会投资修建的沟西小学。当时,该协会为学校配置了70套桌椅和5套办公桌,并声称每隔两年回访一次。之后,随着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和打工潮的兴起,大量农村孩子转移到城镇上学。生源流失,致使部分农村小学纷纷关闭。

  可是,在地处延安市黄龙县和渭南澄城县的交界处偏远山区,很多孩子会面临着上学难的问题。因为,这些学生群体大部分为留守儿童,更多时候,其爷爷奶奶连自己都无法照顾。考虑到这一现实问题,2006年,杨双录开始接手学校,并增设了沟西希望小学幼儿园。

  用杨双录的说话,自己接手时的学校就是个烂摊子:学生所剩不多、教师流失严重、缺少现代化的办公设备。杨双录拿着自己多年来积攒下的14万元,再加上亲戚朋友资助的6万元,毅然投入了自己钟情的教育事业:完善教学设施、修建学生食堂、硬化校园道路。

  对此,有些人说杨双录疯了,劝他不要将自己的身家性命搭进这个“无底洞”去。

  “咱是当兵的人,赔就赔了,只要做的事对就行了。”

  在杨双录的办公室内,历年来,学校获得的荣誉证书和奖状被摆放在最鲜明的位置。这也是他最为看重的。他慢慢点燃一根香烟,拿出一大摞荣誉证书给记者看,兴奋地说:“(学校)连续三年在赵庄镇夺冠,尤其是英语成绩普遍比较好。——我觉得有些事情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

  一切都只是为了孩子

  接手之初,沟西小学只有32名学生。然而上学期,沟西希望小学的学生人数达到了119名,其中,有101名留守儿童。

  除了这119名学生之外,学校还有4名全日制教师、4名幼儿教师,1位司机和1位厨师。学校老师多为早年的民办教师。其中一个人已从教近20年,可是,每个月依然只领800元的工资。教师中唯一的一名大学生,是杨双录硬着头皮磨回来。她的工资稍微高点,一个月1000元。

  杨双录对此很是满意,他说:“一个月就那么点钱,人家能来,我觉得都不错。”

  杨双录的妻子算是学校的非正式员工。刚接办学校时,杨双录的妻子那是一百个不愿意。因为家里有23亩地,这算是一家人最为主要的经济来源。现在丈夫要办学校,劳动力首先受到了很大制约。但她还是拗不过杨双录,于是只能白天干活,晚上过来帮忙照顾孩子。

  学校要求孩子每人准备两套衣服,以便换洗。周五放假时,杨双录会要求孩子们把脏衣服脱下来,穿着新衣服回去。之后,他和妻子会将孩子们脱下的脏衣服统一洗好晾干。另外,他还专门备了几套新衣服,以防有些幼儿将两套衣服弄脏无法更换。 “现在(妻子)已慢慢和孩子有了感情了。”

  记者发现,学校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蔬菜,但似乎都没有采摘。“本来是给学生吃的,种得有些迟了,学生都放假了。”自己种菜给孩子吃,虽然可以节省一些成本,但是,大部分的蔬菜还需要从市场购买。

  为保证饭菜的质量和卫生,几乎每隔一两天,杨双录都会亲自去镇上的早市买菜。菜品多为土豆、萝卜和粉条。杨双录说,这都是按照营养学的标准配置。“包心菜肯定不要,怕里面有农药残留。”

  想想学生苦累都能忍

  杨双录的抽屉中,有一个已经翻得烂了边的小本子。里面记载着学校里每一个学生的家庭情况和联系方式,包括谁是孤儿、谁是留守儿童、谁家的家庭条件差等等。

  对孩子们的关心,并不仅仅停留在了解的层面。为了让学生们能有一些课间活动设施,杨双录用水泥砌了个乒乓球案板,不过,没用多久就坏了。学校里唯一的篮球架,是在赵庄镇中心小学改造之时,杨双录捡便宜得来的——“幸亏下手早,人家(学校)退了两个咱要了一个。”

  为防止孩子在玩耍后者运动过程中摔倒,杨双录花费上万元购买了一块数百平米的草皮。可是,这块被卷起来的草皮为何会放置在教室的角落里?“又是太阳晒、又是下雨的,怕草皮坏得快。学生放假了,我就把草皮收起来了。”

  尽管在这方面很“吝啬”,一旦涉及孩子的事情,杨双录从来不含糊。 去年,为保证孩子们接送安全,杨双录贷款购买了一辆校车。他说自己现在就“烂到校车上了”。为了节省成本,他辞退了原来的司机,亲自上阵接送学生。

  食堂做饭的老李,已在学校呆了6个年头了。杨双录至今还记得,招聘时,老李对自己说:“我做饭一个是费油,一个是费调料。你看你要不要?”杨双录二话不说,就将老李招进学校,“费油费调料不算啥,只要娃饿了,能去你那吃就行了。” 期末考试之后,一些家长会赶到学校为老师“搭红”。这时,“很多人会一起把食堂做饭的老汉拉出来,给他‘搭红’。那是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老汉对自家娃的照顾——场面很是感人。”

  “我以前的那些战友,现在都玩得挺大的,很多人都叫我过去。有一个劝我不要干了,叫我光给他开车,一个月4000元。”对此,杨双录不为所动,他说,“为了学校的事,我半生忙碌。虽然在物质上是最艰难的事情,但是在精神上却是最愉快的事情。”

  (记者 王宪辉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