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赤水村的樱桃更红,他把心都操碎了,临渭区向阳办赤水村党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袁红军
发布时间:2015-09-07    来源:"渭南标杆"评审组委员会办公室

  去年到今年,”到赤水村摘樱桃“的广告牌在渭南市中心格外扎眼。遵市委领导指示,市委政研室调研组日前走进赤水村,所看所悟,令人心旷神怡。

  赤水村是市委市政府命名表彰的美丽乡村示范村,走进赤水村仿佛走进了公园:“一巷一景”令人目不暇接;红红的樱桃挂满枝头,随风摇曳,好像在招手欢迎前来采摘的客人;全村2个村民小组坐落有序,一排排整齐划一的民居,既富有现代气息又不失雅致清幽;几位老人带着孙儿坐在村中央的休闲文化广场的石凳上有说有笑…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赤水村的群众甭提有多开心了,大家都说这一切都是他们的好带头人袁红军把村上当自己的“家”,把村民当家人,带领大家奋斗换来的好日子。
  袁红军原是村内一位水泥销售商,2008年村委会换届选举时群众看他热心公益事业,便把他推选为村主任,他也只好放弃了当时10万元年收入的水泥销售行当,一门心思的干起了村主任,用他的话来说:“我是一个外来户,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现在经济稍微好了些,有了一点儿致富能力,不能眼瞅着大家的日子过不到人前,既然大家相信我,我就领着大家往前干”。
(一)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袁红军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原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刘国民商量如何突破发展。当时全村的产业有两个:一个是2000年成立的猕猴桃专业合作社,另一个是2006年成立的樱桃专业合作社。两个专业合作社虽然都有一定的规模,但发展缓慢,难以在短时间内增加村民收入。为此,袁红军极为苦恼,刚上任的那段时间,经常吃不下、睡不着。老支书刘国民告诉我们:“那阵子,真是把娃愁坏了,经常见他一个人在村子里的樱桃园和猕猴桃园转悠,也不知道在想啥,还经常大半夜的跑到我屋把我叫醒。弄得我也跟着着急”。通过与老支书多次协商和召开村民代表和党员会议,袁红军理清了思路:优先发展樱桃产业,把樱桃种好、种红、种甜,借助渭南做大中心城市人口发展到百万这一契机,以樱桃产业带动其他产业迅猛发展。
  思路一定,马上行动。袁红军自费带着樱桃合作社的几位社员远赴青岛、大连、郑州学习考察,多次邀请中国农业科学院郑州果树研究所的专家前来实地查看,结合当地的气候、土壤等自然环境特点,最终确定大面积推广红灯、艳艳、美早、萨米托、早大果等品种。丰年期,每亩樱桃纯收入可达3万元,常年期,每亩樱桃可达1.5万元以上,村民们逐渐尝到了樱桃的甜头,未入社的纷纷要求进社,入社的成员都要求扩大规模。这下问题来了,全村总共只有741亩土地,已经有500亩种植樱桃了,即使把剩下的200多亩地全部用来发展樱桃种植,还是不能满足村民们日益高涨的需要,村民们的积极性不能打击呀!怎么办?袁红军思考一番之后,决定借鉴外地土地流转的模式,到外村、到塬上去发展樱桃,鼓励有条件、有意愿的外村人入社。截止目前,通过土地流转,已发展樱桃种植面积500亩。
  俗话说:“樱桃好吃,树难栽”,这是指樱桃树不仅种植管理难度大,而且见效慢,一般6年才能见效。管理技术对袁红军及其社员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如何在前5年让社员们增加收入? 袁红军又一次犯愁了,这时一个核桃种植基地的负责人找到他,让他帮助提供核桃树苗,袁红军灵机一动,这不正好可以解决前五年不能见效的问题吗?于是,他迅速组织社员在樱桃基地内套种核桃树苗,以此降低樱桃种植成本,增加群众收入。
  2012年的暮春,园子内的几树樱桃红的格外早,袁红军和老支书以及最初的几位社员都笑了,六年的付出终于等来了收获。笑容过后,大家都沉默了。袁红军明白,大家都在为销路犯愁了。其实他比谁都着急,樱桃卖不出去,那些土地流转承包金怎么办?急着等钱给娃取媳妇的老刘叔家怎么办?正在住院的王二民家怎么办……
  党员和村民代表大会就这样紧急召开了。会上,袁红军建议借鉴外地举办水果采摘节的经验筹办第一届樱桃采摘节,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同意。为了保证这届樱桃节一炮打响,袁红军决定和老支书刘国民一起去找时任区委书记杨炳拓想办法。当时杨书记正准备开常委会,在袁红军和老支书刘国民说明来意后,杨书记让人把樱桃带进会场,常委们激动了,临渭区竟然务出了如此又红又大的甜樱桃…就这样,第一届樱桃节成功举办了。以后游客人数逐年攀升,社员蒋振义告诉笔者:“2013年樱桃园收入高达32万元,仅5月12日开园当天就收入5.9万元,这在过去都是不敢想的,现如今家里生活条件大变样”。
  樱桃一年比一年红了,村民的日子一年比一年火了。可袁红军并不满足,他心里一直有个结:赤水大葱曾享誉国内,销路十分好,然而由于当地村民缺斤少两,缺乏诚信和品牌意识,硬是将这一品牌产业搞砸了。怎样避免樱桃产业重蹈覆辙?他找到了郑州果树研究所的专家,请帮忙出谋划策,最终决定统一购苗、统一田间管理。在袁红军的倡导下,村委会制定了统一的销售模式:入园游客,25元/人,采摘的樱桃按25元/斤。同时为确保成熟度尽可能一致,严厉禁止私自开园。
  现如今,赤水村已成功举办了四届樱桃采摘节,知名度不断提高。每到开园时节,一些小商小贩也来凑兴,甚至一些国产汽车也借机前来参展,快递公司也把业务直接拓展到了樱桃园。
  面对成绩,袁红军远未满足,现在他的头脑中又描绘了一幅更大的蓝图:借助美丽乡村建设的机遇,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对现有村庄进行改造,努力打造成“一家一景”的传统关中民俗村,同时结合村内高寿老人多的特点,吸引越来越多的城里人前来居住,形成像广西巴马一样的“候鸟村”。进一步大力发展樱桃产业,借助科研力量,种植早、熟、晚品种,延长樱桃采摘期,增加农家乐营业时间,提高村民旅游收入,积极发展二三产业。
(二)
  “村干部总是站在风口浪尖上,一不小心就会掉入村民舆论的漩涡,但只要你始终怀着一颗公心,老百姓没有理由不相信你。管理好一个村和管好一个家是一样的。村风和干部的作风是密切相关的。”四十岁刚出头的袁红军如是说,并获得了村民的认可。
  结合村内实际,袁红军一班人制定完善了《民主管理制度》、《财务管理制度》、《村务公开制度》、《一事一议制度》等十多项规章制度和村规民约。创造了“532”工作法:即赤水村所有重大事项的处置,都必须严格履行党支部提议、“两委”商议、党员大会审议、村民代表会议或村民会议决议、“两委”共同组织实施“五道程序”,依次通过向阳办对村“两委”商议形成的意见、对党员大会和村民代表会议或村民会议审议表决的程序、对村议定事项及当月财务收支进行“三次把关”坚持实行决议执行前向群众公开实施方案、执行后向群众公开实施过程及结果的“两公开”。
  低保问题成为近几年农村干群关系矛盾的焦点,处理不好,将会引起群众强烈不满,还会造成大规模上访,但袁红军上任的这几年,村内没有一人因低保不公引起上访。如何做到的呢?他介绍到:“每10户推选出1位党员代表,召开党员代表会议学习文件,党员代表将相关政策传达给所负责的10户村民,由村民代表和党员提出书面申请,所有申请户在大会上说明自己申请低保的原因,党员和村民代表投票决定,投票数过半者即可享受到低保政策,对于提出低保申请而未享受到政策者给予其他帮助。”
  村集体财务问题一直是农村干群关系的导火索,稍有不慎,将会打破农村和谐稳定的局面。它像一把利剑悬在袁红军的头上,处处谨慎小心,在任的这几年,他始终从老百姓最关心的财务入手,创造性的解决了村集体重大财务事项。西潼高速加宽、赤水河堤加高、渭蒲高速征地、输油、输煤管道等涉及征地拆迁的赔款补助1000万。无法以责任田划分的,属村集体所有的部分划到村上,属组上所有的划到组上。然后按人分配到户,集体土地赔偿款,村上留一部分作为公益事业经费支出。个人部分,按国家给多少,群众得多少的原则,村上不截留。多年来,全村从未有一例因财务问题而上访或形成不稳定的事件。
(三)
  “乡风文明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灵魂,也是美丽乡村建设内在要求。”
  “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东家有事西家帮的传统邻里关系发生了改变,邻里纠纷的插曲时时上演,这不光是赤水村,别的地方也屡见不鲜。还有现在外出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一但遇到红白喜事,连帮忙的人都找不齐,同时婆媳矛盾也是家庭矛盾的导火索,如果处理不好,往往会酿成大祸,因此,乡村文明建设已到了火烧眉毛的关键时候,如果搞不好,将会严重影响美丽乡村建设。”老支书刘国民时常把这些经念给袁红军听。面对这些困难,他没有被吓倒,反而做了几件大事:
  一是“孝”字当先。邀请包联部门市委党校以“孝”文化为核心制定乡规民约,选取《二十四孝》、《孟子.离娄上》等传统孝文化名著中的经典故事,绘制在村口墙面上;养成全村人在大年初一对80岁以上老人拜年的习惯,平时在端午、中秋等重大节日给80岁以上老人送祝福及慰问品。在全村形成尊老、敬老、爱老、养老的淳朴乡风。
  二是评选五好家庭、五好村民代表、五好媳妇。每年拿出一定办工经费对“五好家庭”、“五好村民代表”、“五好媳妇”获得者给予精神和物质奖励。袁红军是村里除了名的孝子,但每次评选,袁红军都主动退出。对于这一点,他的妻子和90多岁的奶奶都非常理解。
  三是每年全村都要开展“孝敬老人”、“五好文明家庭”、“好媳妇”表彰活动。大操大办婚丧宴席的态势在农村越演越烈,不仅造成了浪费,更加重了农民的负担,袁红军及其他村委会成员积极响应上级号召,在村上成立红白理事会,严格控制婚丧宴席的规格和数量,同时从理事会成员中调配人员参与宴席全程,既监控了食品安全,又解决了人手不够的问题。
  四是开展各类文体活动。农闲时节,每逢初一、十五组织村上开展铜锣队、秧歌队、拔河等活动。每年定期举办一届篮球赛。举办文体活动,锻炼了村民身体素质,活跃了村民文化生活,进一步增进了村民的感情。
  五是鼓励全村养成好学上进的学习风气。每年对考取大学的村民子女给予奖励:一本500元,二本300元,三本专科200元。
  “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在袁红军的领导下赤水村巷道和通村路硬化率达到100%,安装路灯43盏,新栽各类绿化树种2000多棵,投资21万元修建道路两侧的排水沟1300米,建立垃圾池8个。最难能可贵的, 2008年”5.12“大地震后,袁红军立即组织了我省唯一的农民救灾队,前往汶川地震灾区参与救援抢险,该村也因此受到省委省政府表彰奖励,并荣获“省级抗洪救灾先进集体”称号。随后,全国“五好”基层关工委、““省级升级晋档先进基层党组织”、市级创先争优先进基层党组织”等各种荣誉称号接踵而至。2014 年,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 1.3万多元,成为远近闻名的小康村。
  面对村上日新月异的变化,年近七旬的村民李国旺深有感触地说:“我村人员构成复杂,来自全国13个省23个县,合计40个姓,主要为解放前逃荒的小手工业者,原国民党1师部分兵痞。曾经是远近闻名的“贼娃子村”、“羊杂肝村”。真的是要啥没啥,村里死气沉沉,人心涣散。自从袁红军上任后,村容整洁了,村民也有精气神了,我们大伙的腰包也鼓了。红军这娃,在村内无任何家族势力,势单力薄。能带着大家干到今天这一步,确实不容易,为了我村的樱桃更红,他把心都操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