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敬老院为家,把孤寡老人当父母的“全国敬老之星”,华县夕阳红敬老院院长——张兰巧
发布时间:2015-09-07    来源:"渭南标杆"评审组委员会办公室

  “……当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庸庸碌碌而羞愧……”每个人都应在年轻的时候把这读懂想透……张兰巧,一位年轻的农村妇女读懂了它,想透了它。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张兰巧,一位弱不禁风的妙龄女子,在人生的紧要处,却选择了一条艰难而曲折的路。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煎 熬 立 志
  张兰巧,45岁,陕西华县人。1998年初,当张兰巧和爱人张广前在经销建材、办木器厂等实体,几次都均告失败,债台高筑心灰意冷的时候,社会上兴起办学热潮。夫妻两人经过多次商酌,一致把目标锁定在办幼儿园上,都认为这是一项投资少、见效快、收益高、前景看好的朝阳产业。朝阳产业目标的确定使他俩重新兜起了失去的斗志,踌躇满志地着手准备着一切,信心百倍地向着新生的希望进发。他俩无数次地陶醉于未来的憧憬之中,仿佛已经聆听到了孩子们那清纯的笑声,呼吸到了幼儿园那清新的空气,感受到了后半生那轻快的步伐,当然,也感受到了滚滚财富的步步紧逼及那附之而来的无限欢乐,一切美好的前景正在不远的前方……。然而,一件无关痛痒的事,不经意地改变了他们的志向,也就改变了他们的后半生。
  几天来,张兰巧常看见瓜坡中学年迈的老教师吴文娃用架子车拉着老伴从门前经过,望着那弯驼的背,吃力的身影,她想起了远在大荔家乡的90岁高龄的奶奶,一股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当听说因儿女在外工作,妻子患病,只能由70多岁的吴老师独自照料时,张兰巧的心被强烈刺痛了。伴随着阵阵心痛,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在她的脑海中闪现,并迅速蔓延成势。可怕的想法让她颤栗起来,她不敢相信自己有这样的想法,也不敢让自己再往下想。然而,这种念头一旦形成却是挥不去、抹不掉的,就像魔法附身一样,任她怎样挣扎也无法摆脱,她像一个十足瘾君子在备受着毒瘾爆发时那痛不欲生的煎熬。她不敢告诉丈夫,在独自支撑着这一艰难分娩的过程。
  可怜的人啊!你哪里知道,这不是魔法附身,这不是毒瘾爆发,这是你的恻隐之心、善良之心在熊熊燃烧;这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传统美德,在你这弱不禁风的女子身上的聚集爆发与强烈骚动。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是你的无尚荣光。
  可怕的想法煎熬着她持续了半个多月。一天,她终于鼓足勇气向丈夫提出了:不办幼儿园,办养老院!
  她这背道而驰的想法无异于晴空霹雳,丈夫坚决不同意。“不同意就离婚!”着了魔的张兰巧一开始就使出了杀手锏。话虽这么说,但她心里清楚,丈夫的脾气比她还倔,对付这样的人,得以柔克刚慢慢来。她给丈夫谈了自己的想法,她说在娘家她是伴着奶奶长大的,对老人她有着特殊的感情,伺候老人她有经验,办养老院更符合她的性格,也更适合她。在她的刚柔并济软磨硬泡下,固执己见一个多月的丈夫看了看铁了心的兰巧,叹了一声,说了句“路是你自己选择的,到时候别怨我,有你吃的亏,受的罪”,也只好熄灭了办“朝阳产业”的熊熊壮志,妇唱夫随地改投“夕阳产业”。
  1999年农历9月9日,重阳节,一个注定让张兰巧刻骨铭心的日子。华县唯一的一所养老院——“夕阳红”敬老院正式挂牌成立了。
  彩旗飘飘,锣鼓喧天,敬老院门前一片喜庆和欢腾。人群中,一个青春靓丽的身影在忙前忙后,迎来送往,格外引人注目,那灿烂的笑容,爽朗的笑声满含着勇气和信心、满足和希望。
  初生牛犊不怕虎。张兰巧,她哪里知道自己从此走上了一条艰辛而曲折的漫漫长路。
  苦 难 创 业
  与开业的红红火火相比,开业后的敬老院却显得过于冷清。一个月、二个月、三个月过去了,敬老院里还是最初的四位老人,700、1500、2500张兰巧已经贴进去了近3000元。四位老人月不足千元的入托费难以维持敬老院月近三千元的开支,仅房租一项就月达800多元。“万事开头难”,囊中告急的张兰巧还怀着开业初期的冲动和热情,在心里无数次地重复着这句话,给自己打气。然而,半年过去了,依然是四位老人,她已经贴进去了5000多元,此时的张兰巧和丈夫不禁担心起来,本已债台高筑的他们怕积重难返,越贴越深。怎么办?夫妻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又是查询资料,又是商讨分析,又去附近县市取经学习,最后一致认为:敬老院只所以入不敷出难以维持的原因是入托老人太少;而入托老人少的原因主要是敬老院的宣传力度不够,社会上对老人入托敬老院有偏见。再就是月200多元的入托费对有些家庭和老人来说难以负荷。问题找到了,需对症下药。于是,他们提出了“加大宣传、扩大影响、减免费用、逆水行舟”的十六字方针。兰巧让丈夫用最好的宣纸,自己最喜爱行草,给书写下来,裱糊后挂在卧室里,以耳提面命。他们开始在电台做广告,开始走村入户做宣传,寻找托源。
  然而,这看似简单的宣传,却也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和挫折。赤水有一位老人,几次来院咨询,想入院,儿子不同意。老人请兰巧去家里给儿子做工作。兰巧奔波十几里去了三次,儿子都不同意,她也只好做罢。可第二天一大早老人又来了,请兰巧再去。谁知兰巧刚一进院门,自行车还未撑好,老人的儿子就迎面泼来一盆脏水,并恶狠狠地骂道:“你们敬老院为挣钱不择手段,破坏家庭和睦,制造父子矛盾,把人硬往里拉,没人住你就不要办,没钱你怎不卖淫去……”兰巧遇到过多少冷眼冷语,甚至被人推出过家门,都没有太在意,然而,就是这几句粗野的恶骂却着实伤了兰巧的自尊,也让她着实难过了几天,也思考了很久,在她心里第一次对自己执意选择的事业和道路产生了怀疑。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敬老院里还是四位老人,兰巧又贴进去了几千元,亲戚朋友看到敬老院没什么大的起色,也都不大放心,再借给她的钱的人少了,催她要帐的人多了。她要还帐,还要往里赔钱。没有面,她拉来了乡下父母新打的粮食磨面吃;没有煤,她和丈夫拉着车子到地里拾玉米杆、树枝烧。她白天照顾老人们,晚上和面炸麻花,第二天一大早拿到街上去买。有一笔好字的丈夫也给人写广告、买对联、挣些小钱以贴补开支。苦是苦了些,累是累了些,心里的压力也确实大了些,但张兰巧依然用那青春的活力和灿烂的笑容,精心地服侍着院里的每一位老人,白天的敬老院里不时从这个房间那个房间传出了兰巧那清脆爽朗的笑声。人毕竟不是铁打的,既是你有钢铁般意志,也绝没有永不疲惫的钢筋铁骨。张兰巧累得趴下了。上楼连脚都抬不起,晚上浑身疼痛的她躺在床上,泪流满面地暗自思索,没想到自己选择的路是这样的难走。敬老院里的老人看到了兰巧这样辛苦和艰难,对她说:“娃呀,不要为了我们,把你累坏了,不行就让我们回去吧!”张兰巧充满感激地嫣然一笑:“叔们,你们觉得我没有照顾好你们,就回去,如果是看到我可怜,就请你们留下。你们在这儿,就是对我的支持,就是对我挚爱的事业的支持。万事开头难,叔们,我相信,入托的老人多了,咱就不会再有啥困难了。”四位老人也不知是理解还是同情地点了点头。
  世间的事情有时就是这么怪。当你刚鼓足勇气扬起壮志的风帆,信心百倍向着目标进发的时候,就会有困难如期而至,如影随形。
  对于张兰巧来说也的确是这样的。正当她举步艰难的时候,基金会全面清贷,因无钱偿还,丈夫被带走了。这对张兰巧来说不啻于当头一棒,无疑是釜底抽薪。张兰巧住院了,本已飘飘欲坠的敬老院陷入更大的风雨飘摇之中。是停、是办?是办、是停?这个问题首次在张兰巧的头脑中闪现,像黑白无常在不停地争斗和吵嚷。亲戚和朋友也来了不少,大都劝说她放弃吧。她也产生了动摇。然而,当想到敬老院里的老人们,想起吴老师吃力的弯驼的背影,想到办院当初大家的支持,张兰巧起身拔掉吊针,拖着虚弱的身躯,又回到敬老院。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张兰巧用她那善良和勇敢再一次义无反顾向着自己的理想和挚爱的事业,迈出了坚定的步伐。
  孝 行 天 下
  孝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之一,在泱泱五千年文明史中占有巨大的篇幅,众多外国人对我们几千年孝行感到不可思议,为之惊奇、惊叹、敬仰。然而,近数十年来“孝”这一传统美德却被一些人视为封建传统礼教,而不屑与为;而张兰巧一个个性张扬的现代女性,却用她执著的行动在无声地弘扬着这一传统美德。
  75岁的瘫痪老人杨玉梅,入院前因长期卧病在床,屁股下生了个拳头大的烂疮,入院后兰巧每天给老人擦洗身子,换洗尿布,清洁伤口,上药换药,老人的伤口很快便痊愈了。痊愈后的老人硬是要认兰巧做干女儿。是兰巧的孝行跨越了血缘关系,铸就了母女般亲情。儿女们给老人送来了好吃的,她舍不得吃,给兰巧留着。一时不见兰巧,老人就像丢了孩子似的“兰巧、兰巧”地喊个不停。后来,老人因年事过高,病情加重,儿女们要把老人接回去,老人却执意不走,说“死也要死在这里”。是兰巧再三劝说,并亲自送老人回家。杨玉梅老人离开敬老院半个月后就去世了。老人在弥留之际迟迟咽不下那最后的一口气,喉头上一直在吃力的哽咽着什么。当儿女们忽然明白过来,把兰巧接来时,老人紧紧地拉着她地手,微笑了一下,永远的走了,是那样的安详、那样的平静。兰巧披麻戴孝为老人送了葬。村里人都说老人临死了还认了一个孝顺的干女儿。
  侯坊贾家村的李新孟老人,是一个怪人,进门第一句话就问“死了,养老院管不管?”原来,老人是退休职工,和儿子儿媳闹意见,从医院独自跑来的。兰巧给老人解释,是否能同儿子取得联系,征求他们的意见,老人态度很坚决,“我住敬老院是我的事,与任何人无关。我没有儿子,我签字,我交钱。”兰巧看老人倔犟,就先安排他住下了。谁知老人有心脏病,入院后三天两头就发病,每次都是兰巧和丈夫把老人背上背下,送到医院抢救,忙得焦头烂额。后来李老汉把老伴也从农村接到敬老院双双入住,老俩口逢人便说兰巧比亲女儿还要好,虽然李新孟老汉和老伴住在敬老院里,有了兰巧的照顾,一切都很好。但当和老汉谈起家事时,老人总是老泪纵横。为了解开父子心中的疙瘩,兰巧同老汉的儿子联系了几次,他都没有来。最后兰巧不得不骑自行车去七八里外贾家村,硬把李老汉的儿子叫来了。儿子站在李老汉夫妇的房门前,就是不肯进去。兰巧里外忙得做工作。当兰巧连拉带推硬是把儿子送到李老汉面前时,儿子一声“爸”喊出后,老人的气也就消了。在随后的时间里,儿子、儿媳常来院里看望两位老人,也常来看兰巧。李老汉到老都是在敬老院里度过的。
  对于每一位入住的老人兰巧都能像对待自己父母那样尽心尽力的照顾他们,耐心细致地伺候他们,为了让老人有归宿感,她常对老人们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就是你们的女儿,你们到了这里就是到了女儿家。”
  为了让老人们吃好,兰巧确是煞费苦心。人说“众口难调”,何况是一群有着各自饮食习惯的老人呢。她根据老人们消化功能差、易便秘等特点,在征求老人们的意见后,详细地制定了每周膳食表。一日三餐,每餐都有菜,一周不吃重样饭。对个别老人或有病老人给开小灶。丈夫、自己、父母、连同上学的孩子都一起陪老人进餐。
  为了让老人们住好,她从老人的脾气、性格、卫生等多方面考虑,让老人们“自由搭配”。两人一个房间,生活能自立的安排在一起,不能自理的放在一块,并派专人陪护。兰巧每天要比院里的人早起两个多小时,当她把院子里外打扫完毕,一切收拾停当,就急忙去给老人们问安、帮忙穿洗。有几个老人一见兰巧就拉着她讲昨晚做的梦,新的一天就在“梦”的叙说中,笑声的流动中开始了。
  为了让老人们玩好,院里建立娱乐室。兰巧和老人一起打古牌、搓麻将、扭秧歌。之前她都不会,为了和老人们打成一片,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和睦快乐生活,兰巧就一点、一点的学,陪着他们玩。
  就是在养老院最困难的时候,兰巧也没有让老人们受穷受苦。老人们吃好、住好、玩好,身体健康,心情愉快,能幸福的安度晚年,这便是她最大的心愿,然而,谁又能知道在这最大心愿的背后,兰巧却付出了常人难以忍受的屈辱和心酸。久病床前无孝子。孝敬老人,伺候老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轻松的差事,何况是几年如一日,何况是百人百性的老人。老人如同孩子一样,有时脾气来得快、来得怪,你得小心的伺候着。可以说,从前从来没有吃过的苦,受过的气,挨过的骂,张兰巧这样都一一经过了。
  史振英老人孤独一生,是弟弟把他从西安送到这里来的。老人爱整洁,吃饭挑剔,脾气古怪,动不动就摔碟子拌碗,发脾气骂人。一次,灶上做饺子,有位老人要吃面条,兰巧给擀了一点,下锅给先吃了。史振英老汉看见后大骂:“你凭啥给他先吃;他是什么东西?是你爷还是你奶?”为此,两个老人也对骂了起来。兰巧一看,急忙放下打饭的勺子,给史老汉解释,史老汉不听仍是破口大骂,最后是兰巧泪流满面手捧着香喷喷的饺子跪在史老汉面前才平息了这场“战争”。
  还是史振英老汉。有一次吃早餐,当兰巧给他端去荷包蛋,刚出房门,碗就从屋里“啪”的一声给摔了出来,兰巧心里一紧,急忙关切地问:“史叔怎么啦?烫着啦?”话还没说完,史老汉就破口大骂:“烫你娘的个脚,你就这样糟蹋先人哩!你这是敬老院,你这是狗屁!”史老汉的破口大骂使兰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泪水在眼眶里飞快地打转,她弯下身一边拾摔碎的碗,一边笑脸相迎地问:“史叔那你想吃啥?”老汉指着兰巧振振有词地说:“我不吃荷包蛋,我要吃鸡蛋糕。”原来如此,兰巧破涕而笑,急忙歉意地说:“史叔,对不起,我不知道您不吃荷包蛋,您老等几分钟,我这就给你做”“要快,不能等别人吃空了,再让我吃。”史老汉倚老卖老得寸进尺的嚷道。兰巧急忙从煤气灶上给炖了鸡蛋糕端来时,史老汉又像孩子一样不好意思地扭捏起来。
  胡念长老人大便不下,吃药等无济于事,肚胀如鼓,在床上痛苦的翻来覆去,是兰巧挽起袖子,为他掏出了结在肛门口的大便。赵容艳老人因病抢救无效而亡,面对身无分文的儿子,兰巧给付了药费,租了辆车,怀抱着已冰冷的老人送回了家……
  就这样,“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兰巧凭着一颗善良的心、钢铁般的意志及女性温柔与坚强的韧性,义无反顾的干着自己无怨无悔的事业。
  大 爱 无 言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特蕾莎修女说:“我们无法做伟大的事,却可以用伟大的爱来做些小事。” 是的,兰巧做的是小事,也许是一些人不屑与为的小事,但它需要的是一颗博爱的心,一双勤劳的手,一份暖暖的热心肠,更需要一种伟大的爱和无私的奉献精神。
  兰巧不单是像孝敬父母一样对待敬老院的老人,她对待所有老人都是一样厚道和虔诚。“03、8”洪水期间,县民政局将灾区的7位孤寡老人送到敬老院,兰巧的负担一下子增加了,但她没有说什么,而是欣喜地接受了这一特殊而光荣任务。她像对待其他入住的老人一样真诚对待他们。洪水过后,50多岁的齐发家,说啥也不愿离开,他说“我没钱,我给敬老院看院子干杂活,就别让我走,我喜欢这里的环境,气氛和人缘。”兰巧让他留下来了。兰巧只好免费将他留了下来。一年后,齐发家因病亡故,兰巧又出资两千余元,为他置办了寿衣寿材,将其送回老家安葬。发家不幸,一生孤苦伶仃;发家有幸,生前遇见了兰巧这样的好人。
  苏稳成,高塘镇寺底行政村人,42岁,系抗美援朝老英雄的后代,因建筑事故造成下肢高位瘫痪,18年来卧病在床,靠村里支助勉强维持着生命。当兰巧听到这一情况后,奔波50多里主动来探望苏稳成。当她看到了那破败的土屋,烂絮似的棉被,看到苏稳成那痛楚的表情,凄凉的处境,兰巧流泪了,同情的丈夫流泪了。她做出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决定,立即把苏稳成接到了养老院,给这可怜的人儿一个温暖的家。
  2006年12月3日,冒着凛冽寒风和零下5度的寒气,张兰巧一行驱车数百里来到长安县大山深处,把一位在石缝居住生活了4年的聋哑老人,接回了敬老院,免费照料起来。望着《华商报》上老人入院前后那两张判若两人的照片,我们还需要说什么呢?张兰巧,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仅凭着一颗善良的心,靠自己的绵薄之力,默默地一件一件地做着让我们感动的事,让社会震憾的事。
  誉 满 华 州
  张兰巧及其她的敬老院经过七年多的艰难跋涉,现在已具有一定规模,在华县及附近的县市已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来院如住的老人也从最初的4人,发展到7人、9人、12人、17人,到现在已有82位老人,其中五保老人15位,残疾人20位,免费收养3位。十五年间先后有2280位老人在这里居住生活,有180位老人在这里安渡到晚年,其中张兰巧亲自为100多位老人送葬。这些老人有本县的,也有华阴、洛南、渭南、西安等附近县市,还有来自北京、天津等叶落归根的老人。张兰巧名字连同她的敬老院在华州大地上被广泛传颂。
  张兰巧,一个年轻的女子,用她那瘦弱的身躯和执着的爱心与孝心支撑这一片蔚蓝的天空,有人为她树碑立传,有人为她歌功颂德,大爱无言,百姓有知。已故老人杨玉梅、史振英,依然健在的孙建民老人等家属送来了绣织着“老年幸福之家”、“欣逢盛世树功德,桑榆晚照夕阳红”赞语的锦旗。已故的李景荣老人的儿女说的更好,说将什么送给敬老院都不能表达他们对兰巧的感激之情,他们把老人生前用过的轮椅送给敬老院。随着张兰巧的事迹在百姓中传颂,政府和社会也给予极大的关注和支持。渭南市原副市长李炎奚,市民政局局长乔宏章等曾到夕阳红敬老院慰问老人和兰巧,历任县级领导都曾逢年过节亲临夕阳红慰问老人并指导工作,《陕西日报》、《陕西农工报》、《渭南日报》等多家报刊也曾多次就张兰巧的事迹予以报道和颂扬,华县电视台近期专门为期制作了“最美夕阳红”的记录专题片。“夕阳红”敬老院被华县老龄委授予“敬老先进集体”光荣称号,张兰巧也被县妇联评为2005年度“三、八”红旗手, 2005年获市老龄委颁发的敬老好儿女金榜奖。更让人欣喜的是,华县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全票通过,张兰巧被推选为渭南市第三次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006年,张兰巧被评为华县新世纪首界劳模,2007年张兰巧被省妇联评为“三八红旗标兵”。2007年,张兰巧荣获“陕西省十佳敬老楷模”、“全国敬老之星”、“渭南市军嫂创业标兵”。夕阳红敬老院2008年被评为“陕西省十佳敬老院”、“陕西省爱心护理工程试点单位”、2011年被批准为“全国爱心护理建设基地”。特别是2006年8月份,陕西电视台《诉说》栏目关于张兰巧的事迹播出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这些都是对张兰巧几年来含辛茹苦、执著追求、苦苦奋斗、孝心善举、奉献社会的充分肯定,这也是兰巧的无尚荣光。
  但是,张兰巧没有在现有的成绩面前止步,她在思考,在求索,怎样让老人住得更舒适,生活得更好。2006年10月,兰巧的敬老院搬迁新址,新的敬老院占地5亩,拥有住房60间,可容纳168位老人居住生活,院内树木扶疏,鸟语花香,环境优雅宜人,是一所老人居住生活放心、省心、舒心的理想场所。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张兰巧的爱心和善举,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及上级领导部门的有力支持。华县县委、县政府已把支持办好夕阳红敬老院列入议事日程,每年在资金及物资上给予大力支持,省、市、县慈善协会也给予极大关注,省慈善协会会长徐山林指派协会领导前来考察,并捐献给该院一万元的物品。各界的支持,给了兰巧前进的动力,同时也是莫大的动力,兰巧深感任重而道远,我们相信有了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帮助,兰巧也一定会不负众望,夕阳红敬老院会成为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孝发的源泉。“百善孝为先”将在此永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