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修车间的年轻人
发布时间:2016-11-15    来源:渭南日报
  在我们生活的城市里,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常年泡在恶臭熏天的污水里,维修设备、排查故障,从不嫌脏、从不喊累。为了节省经费自己动手更换设备,他们可以连续5个月不休假;为了排查一颗螺丝钉的故障,他们可以在齐腰深的污泥里待一天。汗水掺杂着污水、臭气裹挟着热气,面对常人难以想象的恶劣环境,从不抱怨,从未退缩。“出淤泥而不染”,从市排水公司机修车间这一个个80后机修工身上,我们看到了如荷花般高洁纯净的品质,也嗅到了发自灵魂深处的清香。
  美丽的河堤旁有这样一群人,在烈日的烘烤下,在夜色的包裹中,洒下了滴滴汗水,他们就是奋战在污水治理一线的机修工。今天,我要跟大家说说这些年轻人,他们的故事。
  我们公司负责渭南中心城区所有污水的收集与治理工作。如今,公司每天处理污水近10万吨,每天向城区输送道路压尘及绿化用水近千吨。机修车间成立于2005年8月,有8名同志,平均年龄为28岁,担负着公司所有设备的维护与检修工作,不管风风雨雨,只要设备出现故障,他们总在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进行检修,是确保城区污水处理设施正常运转、水质达标排放的主力军。其实,抢修工作和大夫救人是同样得刻不容缓,要确保在4个小时内排除故障,这样的话才能不让一滴臭水流入渭河。
  粗格栅是污水厂最脏最臭的地方,它的作用就是为了过滤掉污水中的大块杂物。2010年,伏天未过,机修间小伙子巡岗时发现粗格栅刮油桥上的污水流动缓慢,查明原因后确认桥底浮渣太多,急需进行清理。桥上是密不透风,浮渣里有很多的生活垃圾,以及动物尸体,各种刺鼻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甚至比化粪池还要难闻。桥长约35米,深4米,他们抽掉污水,桥底的渣子有1米多厚。缑志宏是机修车间主任,他率先下到桥底,用铁锹把浮渣铲到桶里,桥上的同事用绳子一桶一桶的吊上来再倒掉,桥下水泵的周围都是铁架子,工具处理不到的地方,他就把手伸进去清理,一把抓上来满手都是蛆,戴的手套起不到任何作用。同事们纷纷要求与他交换作业,他说:“我身体素质好,没问题。”就这样,他忍着恶臭与蚊虫的叮咬,坚持完成了工作任务。

  2013年春节前夕,反应池的两台污泥泵突然同时停止工作,接到通知后,小伙子们立刻赶往现场。作为后勤人员的我有幸参加了这次抢修,记得那天飘着雪花,风像刀子一样吹得脸发疼,站在池边的我已经将衣服攥得紧紧的了,可风还是不知道从何处蹿进,冻得我直哆嗦。可他们全然不顾,穿着笨重的雨裤,相继下到6米多深的反应池中。腿下泥水有半米多深,长时间受污水腐蚀,阀门已经无法拧开,连厚厚的橡胶手套都被磨破了,他们索性卸下手套,用手一点点的拆卸着,就是为了保证阀门的完整性。不一会儿,布满污垢的手上也起了血泡。反应池结构特殊,吊车不能直接靠近池边,狭小的操作空间最多只能容纳6个人站立,最适合的办法就是用绳子将污泥泵拖上来,他们4人提泵,两人拉着直径为20厘米的橡胶钢丝管,喊着号子,愣是把250多公斤的污泥泵从池底一点一点地拖上来,拆洗修好后再放下去安装。几个小时下来,站在池边的我手冻得像猫咬似的,但在这期间,我没有看到他们因为寒冷而停止工作,推诿抱怨。

  2015年5月,生物反应池曝气系统气量严重不足,公司决定,由供应商安排专业队伍进行更换。机修车间认真调查分析后,认为供应商更换费用太高,完全可以自主维修。当时正值炎夏高温,池内的温度达40度以上,臭气冲天,没有一个透气的地方,即使经过这里都是分秒难忍,但机修间的小伙子们站在一尺多深的污泥里,一干就是一天。他们穿着连体雨裤,在粘稠的污泥中不停地来回走动,用双脚将泥块打散,保证抽排畅通。在卸下破损曝气膜的那一刻,他们惊呆了,污泥的常年积累使曝气管布满了厚厚的泥垢,他们尝试着用84消毒液、洁厕灵、甚至草酸,都无法去除。最后用了最原始的办法,买了几箱钢丝球,硬是窝在池底一根一根地刷洗。一期1440个曝气管,刷坏了成百个钢丝球。雨裤里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了,紧紧地贴在身上,有的人甚至都捂出了痱子,痛痒难忍。上池后,脱下雨裤,都能倒出水来,换下来的衣服上更是布满了白色的盐花图。有时候,大家甚至是希望下场雨吧,因为在雨天干活儿,最起码凉快一些,臭味就明显减轻了。期间他们休息吃饭时,手腕因用力过度,手指僵硬得连筷子都拿不稳了。
  在维修二期曝气系统过程中,与一期工艺不同,曝气管不能暴晒,水位也不能降得过低,卸下曝气盘时鼓风机要不间断地持续曝气,防止泥水倒灌。当时吹出的泥水有1米多高,不时地溅到他们脸上、身上,甚至是嘴里,口罩根本起不到任何的防护作用。曝气盘一个挨着一个,他们无暇顾及四周喷出的泥水,仍不间断地作业。120多个日日夜夜,机修间的小伙子们几乎放弃了全部休息时间,从未按点吃过饭,有时让送饭的同事用细绳把盒饭吊到池下面,他们站在池子里就着刺鼻的臭水味儿囫囵吞下。实在是太累了,就靠着池壁眯一会儿。1440个曝气膜,4万多个曝气盘的整体更换,为公司节省资金30余万元,曝气设备正常运转的那一刻,他们疲惫的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他们是机修工人,工作却又比一般的机修工更加特殊。他们干的是最脏最臭的活儿,却给市民们带来了干净和清洁,在新的时代里,我们尝试着寻求那些穿越时代的感动,其实,我身边的这群小伙子们,他们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认真地做好自己的工作,他们用自己的生命质量让“感动”这二字有不一样的分量,用他们的故事给我们讲一件事,那就是作为机修工人,还可以活成这样一般大写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