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前艾叶香
发布时间:2016-06-08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图片来自网络)

  超市里,各种有关端午的商品集中上架;街道上卖香包、卖绣品的成了一道风景。端午节到了,这让怀旧的我想起了童年,想起了端午节里的许多往事。

  要说端午里最神气的还是我们这些孩子。端午头一天,我的节日装备隆重登场。最瞩目的是各式各样的香包。肩膀上是一条“绿色小蛇”威武神气,小蛇背上布制小人眉眼可辨,甚是可爱。粽子、西红柿、小鸟、公鸡、长命锁等各式香包戴在胸前,我的节日因此便有了别样的韵味。除此之外,我的手腕、脚腕也带上了五彩缕,那鲜艳的颜色犹如天边的彩虹。戴上这些饰品,我的心里美极了,常常要在小伙伴面前炫耀一番。要说我小时候还是贪吃,每到端午母亲总会想办法做些好吃的,炒鸡蛋、炸油饼、臊子面这些都是平常很少吃到的,就这我还不满足,老抱怨母亲过端午不买粽子。
  “五月初五是端阳,家家户户艾草香,青青艾草插门窗,辟邪祛病保安康。”这是老辈人的顺口溜。端午这天,母亲早早起床,上山去割艾草。艾草长在屋后的山上。因为每年都去割,所以母亲轻车熟路一会儿就回来了。母亲回来时我们还在酣睡。她脚上沾满了新鲜的泥土,衣襟、裤脚全部湿透。顾不上这些,稍稍收拾后母亲又忙开了。她扫过正屋,抹过了家什器物,再把院子细细扫上一遍。忙完这些,母亲额头沁出了密密的汗珠。她顾不上擦把汗,又将这些艾叶分成大小匀称的小束,插上门楣,靠在门侧,依上窗棂。
  我们起床时,家里早已被精心打扮了一番。门窗上全是青青的艾叶,家里换上了节日的盛装,院子里飘满了艾叶淡淡的清香,一个节日就这样让普通的艾草扮靓了。全家人沉浸在节日的气氛里,小院里不时传来欢乐的笑声。
  “端午节前都是草,端午到来都是药”。端午很快便过,那些被安放在门窗上的艾草也很快干枯。干枯了的艾草不再是家的装饰,我想它们不会再有用场,然而母亲却将这些艾叶齐齐捋下,宝贝似的收集在一起珍藏。等我细问时,母亲说日后定会派上用场。
  六岁那年夏天,我呕吐、发烧,病得很重。请医生、打针吃药全家人忙了整整一天我的病情仍不见好转。晚上,母亲拿出珍藏的艾叶,搓成长条,点燃后放在肚脐为我灸了一番。说也奇怪,第二天早上我感觉身体好多了。我知道这是打针吃药、艾灸共同发力的结果。经过这件事,我对艾草有了些崇拜。
  后来,读到有关端午的一些资料。初夏时节,阴阳交替,病毒繁殖日盛。艾叶气味浓烈,具有较强抑菌作用。《本草纲目》说:“艾叶气芳香,能通九窍,灸疾病。”将艾叶悬于门上寄托了人们祈愿生活幸福美满,家人平安健康的美好愿望。历史的厚重赋予了这个节日太多的寓意,但是对于生活在乡村的我的母亲,她并不知道这些,整天忙前忙后,希望家人幸福平安就是她最大的愿望了。
  又是一年端午至,超市里的粽子种类繁多,节日食品一应俱全。在我心里,我还是怀念家乡艾香四溢的端午。我想村子里一定会有戴着各式香包疯玩的孩子,家家户户也一定会挂上青青的艾草,院子里飘满淡淡的艾香。这样的景象深藏在我的心里,一旦唤醒,就非常向往。
  (作者简介:马宝学,教师,作品曾发表于《散文百家》、《中华活页文选》等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