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我们的节日·春节>> 我市节日习俗>> 正文
大年醇似酒
发布时间:2016-02-19    来源:渭南日报

农历腊月三十深夜,雄鸡引颈一声长啼,就唤来了大年初一:过年了。

这时在我的家乡华县秦岭北麓一个小山村,人们第一件事就是点燃柏树枝段:“接爷(神)”(据说京津一带人们也是买了柏树枝叶挂起来),村子上空很快弥 散起浓郁的柏香。传说玉皇大帝和他的臣子们就在这一片芳香中莅临人间,与民同乐,领享人们的供奉、恭颂。接着便是放鞭炮、打锣鼓。鞭炮声和锣鼓声炸脆、欢 快,持续一个多钟头。大年就这样被热烈地推到了人间。

孩子们是最先冲出家门的。他们穿着新棉衣新“窝窝”(棉鞋),戴着新帽,竞相跑到 放鞭炮人家的门前抢拾小花炮,捂着耳朵,踩着,挤着,笑闹着。今天的早饭早,八点多就吃。各家清一色的都是饺子,这是先一天就包好了的,绝大多数是萝卜馅 儿(吃不起肉的)。煮好后,先献各神和祖宗,再给家中的长辈,轮到孩子时,奶奶妈妈就把事前做了记号的饺子盛给他,待孩子吃出硬币、红枣时,全家都高兴地 笑着为他们祝福。这顿饺子是人们期待已久了的。我们都习惯吃汤水饺,每人先端一碗,调上油泼辣子,又香又热乎。这天的饺子即使煮烂了也不能说“烂”,而说 “挣”,取意财多而撑破。在我家乡这顿饺子还不能剩,否则夏收时就要碾“塌场”(打场时遭大雨)。

早饭前后拜年活动就开始了。先去本 家,在“爷簿”(即祖宗簿)前毕恭毕敬地烧香长拜,向长辈道年喜。接着去村邻家。年长的一些男人们特地穿上经年不上身的长袍,戴上帽瓢,脸上挂着笑容,逢 人拱手恭贺“年好”。平日有些摩擦冲撞的,这时都不再计较,笑泯恩仇。最活跃的就是十多岁的少年们,三五成群或成十人结伙,挨门齐户走(大人们叮咛不能绕 过某户人家)。巷道上好多拨这样的人群碰来撞去,好生热闹。有的人家人缘好、“爷簿”前地方大、待客桌上麻叶、柿饼、花生摆得多,大家就认真地上香叩头, 向主人大声齐喊“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有的人家待人冷淡不大和邻,进门就转一下,不烧香不叩头,不等主人出场,只喊一声“给你拜年啦”,说罢就走, 哄笑着一掠而过。城内走完后就到城外西南角,这里有一户人家,静静地坐落在竹林间,青青的竹,红红的春联,明净的庭院。有一年门口迎候的是一个笑吟吟洋溢 着青春英气的润姐,将这一角的新年装点得更有春意。

吃完早饭收拾罢锅碗后,一些中老年妇女们换上新的或干净点儿的衣服,三三五五地到邻家大院双手通到袖筒里晒太阳聊天。一年360天闲不住的庄稼人,今天愿意不愿意都得放下活,享点儿清闲。有些还聚在一起抹抹纸牌。

大年初一的晚饭(晌午饭)是全年最丰盛的。一般人家都做三五个菜:辣白菜、油炸豆腐凉拼盘、洋芋炒肉丝、炒萝卜白菜,必做的是“熬菜”(大烩菜):红白 萝卜、白菜、山药、洋芋、豆腐、大肉、粉条,放上各种调料,统统熬到一个锅里。主食多的是“捞饭”(即米饭),将米煮八成熟后捞出,做烩菜时再蒸熟。条件 好的家还有些酒。这顿饭要说多香有多香。母亲做的熬菜至今仍香在我的记忆里。

这一天人们不仅穿得好吃得好,而且心情也好。孩子犯了 事,脾气最坏的大人也克制住不打不骂。不小心打破了什么碗碟,不但不责备,还说“响了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平日里紧绷着脸的婆媳们,今天都微笑着,说 话也柔声细气。整个村子充满了和气和吉祥气。大年初二,按我们家乡的习俗是走丈人家。这是最重要的亲戚。提上马头笼(一种上大下小的长方形馍笼), 带上蒸得最好的“追往包子”和枣糕等花馍,一大早就出村,同一方向同一路径的相约同行,一溜一串,说说笑笑,熙熙攘攘。丈人家这天的招待自然也是最盛情 的。有的还要请厨师做一桌酒席。小外孙是外爷外婆的兴奋中心,围着他们打转转,笑着逗他们成各种本事。中午巷道上,一堆一堆地聚着由十里八乡回到娘家村的 姐妹们,她们成年时间没见面了,积攒了不少的话,说着笑着,彼此夸着别个的孩子聪明好看、衣服漂亮,心里暗暗比着看谁的手巧,孩子穿得有新花样,比谁的女 婿帅气能干。

四五点钟人们都相继回家了。这时你若站在高丘上眺望,广阔的田野上,麦苗青青,春风浩荡,远远近近的大道小路上都散布着蹒跚的人群。许多小伙子红着脸紧靠着媳妇夸赞岳父母。

初三初四大多是去舅家、老舅家、姑家、老姑家、姨家、姐妹家,有些还去干亲家。外面下着雪,两三个人坐在炕上,摆个凉拼盘,一壶酒,盖上拆洗干净的棉 被,谈现时,说往事;往事有些可追溯到清朝末年,已说过多少遍了,但还有味,越久远两家的亲情恩义就越深。这时夹一筷子辣白菜,抿一口酒,“嗞”的一下, 这深情就顺着酒流进了心窝。

中老年妇女一般是不走亲戚的,待在家里招待客人。但为了自家或亲友孩子的婚事也去走村串舍。许多人是小脚,十里八里也不辞劳累。大年说亲一说好就见面,也许是这时人穿着都体面一些,心情也好一些,一见面大多就能成。

初五,也叫“破五”,是大年最后一天。在我家乡这天许多习俗和初一一样:一大早放鞭炮,早饭饺子,晚饭米饭。为什么这样呢?原来在我国古代,五、“恶” 同音,与五相关的月日人们认为不吉祥,端午节“五月五日”就是“灾月灾日”,许多民俗就是驱邪消灾的。正月初五这个日子也被说是灾日、穷日,所以要破这个 灾和穷。早晨也就放鞭炮,两顿饭也要丰盛。

这天我村的小戏班和社火队又开始排练了。下午四点多,导演、演员和伴奏先后都到赵叔家的厅 房下,胡琴、鼓镲响起来了。一些人戏词忘了,结结巴巴;动作也回生了,别别扭扭。四五天后就要演出,导演着急、生气,但又不能发脾气。围观的人们不时地哄 笑着,替小演员开脱“过年吃好的,娃把词儿都吃到肚子里去了。不要紧,重来。”又逗出一阵笑声。七点多,跑马和跑船的也着手彩排了。人们还留恋这五天的 最后一刻,都去凑热闹。城门外的小场地上三四十个人驾着“竹马”在跑圈,两个人在撑着花船摇荡,观众们指手画脚地笑着、评论着,高兴时许多人甚至拍手狂叫 起来,……大年五天大抵就这样过去了。初六,一些人就去地里看看庄稼,找点活干。田野里常常铺着厚厚的雪,多的人就在家里做点竹器活。

实际上春节的欢庆高潮是在正月十五的灯节。十五前几乎天天是集会,街道上挂满了各种花灯。人们又忙着给孩子买灯送灯,演戏看戏,耍社火、看社火。十五前后三日,街衢人似潮,“花市灯如昼”,那才真正热闹哩。

郝庆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