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我们的节日·春节>> 传说故事>> 正文
渭南作家鸡年说鸡
李康美:雄鸡伴我童年路
发布时间:2017-02-10    来源:渭南日报
  每逢鸡年,我都会想起我的童年。那是一段特殊的岁月,那是一段特殊的回忆。对于鸡年,对于雄鸡报晓,也就有了特殊的感情。我出生在五十年代初期,幼年和少年时代都生活在秦岭脚下一个偏僻的乡村。
  那时候,普通的农家,都没有闹钟或者手表,虽然父亲在外地工作,但是微薄的工资,还不能给家里添置此类的奢侈品。我开始上学读书,尤其是早晨的学堂之路,就完全依靠雄鸡的报晓来催我起床了。从那时候起,我也就渐渐明白了雄鸡的习性,每天晚上,公鸡都会鸣叫三次,前两次鸣叫,孩子们仍然在沉沉的睡梦中,当然最后一次司晨,保持警觉的也只是母亲。母亲听到了雄鸡的司晨,立即就摇醒我说:“起来吧,我娃洗一洗就该上学了。”
  少年时,我还有过三更奔波的远行体验。家里还缺做饭的柴火,伯父就和我提前相约说:“记得鸡叫二遍就起来,进深山三十多里路呢。”在那些日复一日的岁月中,雄鸡就是无数个普通农家的时钟,陪伴着我们的生活,催促着我们的行程。现在,所谓的雄鸡报晓,所谓的鸡年大吉,早已经成为精神的象征!
  又一个鸡年来临,我宁愿回归自然,回归到雄鸡报晓的岁月。那样的鸣叫,同样是一种天籁之音,倾听着天籁之音睡眠起床和生活,该是多么怡然的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