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我们的节日·春节>> 传说故事>> 正文
渭南作家鸡年说鸡
严步青:鸡和乡愁
发布时间:2017-02-10    来源:渭南日报

鸡年说鸡,一般人首先想到的是金鸡报晓,闻鸡起舞,鹤立鸡群这些词语,而我想到的却是小时母亲领着我去街上卖鸡蛋,常常为一个鸡蛋八分钱还是一毛钱和人搞价的情景,那是一种抹不去的童年记忆,每当想到这些,思维常常在此凝固,思绪常常在此定格。

  每当忆起童年,就会想起母亲养的那群鸡,每天早上,是家里大红公鸡的打鸣声叫我起床,每天最高兴做得事情,就是听到芦花母鸡“咯咯哒”的叫声后去鸡窝里掏鸡蛋,因为鸡蛋卖来的钱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是一家人饭桌上的油盐酱醋,是哥哥、姐姐和我上学的学费。
  父母的早逝使我更加懂得了亲情的珍贵,尽管已经结婚二十多年,但每年春节,我都会带着爱人和孩子回家,和哥哥、姐姐一起过年,在享受亲情的同时,当然也会在村里走走,看看村里谁家养的大红公鸡最漂亮。
  不知何时,几千年农耕文明形成的乡村渐渐失去了记忆中的模样,那曾经鸡鸣犬吠的村道里,再也看不到成群的公鸡、母鸡觅食的情景,青砖蓝瓦的农家小院和传统的中式房屋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楼板混凝土盖成的没有屋脊的平房,过年回家,昔日里常见的大红公鸡、芦花母鸡觅食的情景,也随着那些舞龙灯、耍狮子等众多的民俗一样在渐渐消失。
  看不到公鸡、母鸡觅食情景的乡村似乎总是让人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回家过年再也感受不到昔日那浓浓的乡情,淡淡的乡愁没有着落。是的,人们不应该一味地留恋过去,但是也不应该完完全全抹去昔日生活曾经有过的影子,明年过年回家,我不知道是否在村里还能听到大红公鸡高唱,芦花母鸡下蛋后向人们炫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