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二胎生育率会反弹吗
发布时间:2013-11-27    来源:新华网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到: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中国将进入人口负增长
  上世纪80年代推行的计划生育政策,是针对人口过快增长而作出的权宜选择。这项政策实施之初,中共中央在一封公开信中就曾经预见——30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问题就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30年之后的今天,中国人口面临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人们开始对独生子女政策进行总结和反思,并提出调整生育政策,逐步放开生育的建议。
  2011年,国家发布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在过去的10年,中国人口增长了7390万人,增长率为5.84%,年平均增长0.57%,比1990年到2000年年均1.07%的增长率又下降了0.5个百分点。中国的生育率已经下降到1.5以下,也就是说平均每个妇女只生了不到1.5个小孩,远远低于2.1的更替生育率。1.5以下的生育率意味着下一代人比上一代人少30%,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人口将进入一个长期负增长的时期。
  实际上在过去20年中,低生育率已经使得年轻人口减少了30%。20世纪90年代中国每年还有大约2000万的新生人口,到了21世纪,每年新生人口已经降到了1500万,如此剧烈的人口结构的变化,是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的。
  放开“单独”二胎生育率不会反弹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李建新在谈到计划生育问题时表态:“人口是社会的基础,人口的变化会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1980年以后的独生子女政策,实际上让中国微观家庭、宏观的人口架构发生了畸形的变化。比如说421家庭,失独家庭很多,这种畸形的变化带来了一系列的经济可持续发展、社会的稳定、国防安全、文明的兴衰、整个民族的复兴等等问题。”
  追根溯源,在放开计划生育这个问题上,最终影响国家决策的根源问题就在于放开生二胎究竟会多生多少人、中国人口是否会像潮水般打开闸门般倾泻而下?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谈到,“去年年底一个非常有影响的研究得出一个数据,说放开二胎的话大概生育率会反弹到4.4,我们也相应地做了一个研究,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几乎是零。”王广州测算,我们目前全国每年大概生到1500万至1700万人,甚至更低一些,如果是4.4的概念,那就是要生4700万左右,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可实际上,中国妇女总量3.8亿,已生育的妇女为2.59亿。其中,已生育二胎的约1.2亿,未生育二胎的约1.39亿。1.39亿未生育二胎的妇女中,40岁及以上的有0.47亿,40岁以下的有0.92亿。如果放开二胎的话,比较可能的新生人口大概接近2000万左右。
  养育成本高都市人“生不起”
  对于放开生二胎,人们最担心的就是,人口的急剧增长会给资源环境、土地利用、住房交通、教育医疗等带来无法承受的负担,会让整个国家和社会难以有序运转。那么,如果放开生,中国究竟会增加多少人?来看这样一组数据:2006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问卷调查主要数据显示:育龄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是1.7个,也就说,即使没有计划生育政策,人们也不愿意多生孩子。这中间的原因大多是因为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抚养一个孩子长大成人的成本太高,工薪阶层难以承担两个以上孩子的抚养费用。
  对于这一点,记者向十多个朋友发出了问询,得到的答复惊人的一致——一个还养不起呢,两个怎么养?甚至有人直接回答:一个都不想要!且不说为孩子买房就要耗尽父母一生的积蓄,仅是孩子的衣食住行、医疗教育成本就已经让很多正处于育龄期的80后高呼“生不起”了。
  城市拥挤与人口密度无关
  而对于人口增长所带来的资源环境、土地利用、住房交通、教育医疗等方面的问题,长期关注中国人口问题的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有着自己的见解。梁建章认为,城市的规模扩大,有利于发展高能效的公共交通。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大都市都是依赖公共交通来解决交通拥挤的问题。人口稠密的香港和新加坡,在二三十年前就建成了以地铁为主的高效的公共交通系统,并通过汽车税或者停车费来控制汽车消费。现在中国的很多大城市正在大力发展地铁、高铁等公共交通设施,用以缓解交通拥挤的压力。上海和北京都已经建了十几条地铁,但是其轨道交通的密度比起纽约、香港还有差距。中国大都市,包括像南京、杭州这样的二线中心城市,以它的人口规模、密度和经济规模,在今后的10至20年中,完全有条件建设高密度的轨道交通,并且用经济手段控制汽车的发展,来解决城市的交通和污染问题。在人口密度高于我们的日本、韩国和西欧发达国家,城市里有便捷的公共交通,城市的郊外都是青山绿水,城市的拥挤病和一个国家的人口密度没有关系。
  案例
  祖孙三代生育观
  “过去在农村,多生一个孩子不过是多给一碗饭的事,孩子长大了就是一个壮劳力,所以那时候我们都想多生。”
  80岁的杨广智老人告诉记者,在他们那个年代,家家户户都有四五个孩子,也没有觉得养育这些孩子有多么困难。他的四个孩子有人上到了高中,有人仅上完初中,在教育上也没花几个钱。至于住房问题,他跟村里申请了宅基地,分别给大儿和二儿盖了房子。几年以后,两个儿子又帮衬着最小的弟弟盖了房子。而盖这三栋房子的花费总共也没超过10万块钱。 如此算来,四十年以前,养育一个孩子的成本不会超过五万元。
  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杨广智老人的孩子都进了城,并且赶上了计划生育,受到农村传统思想的影响,4个孩子都不满足只生一个,全都“顶风作案”,生了二胎。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家养活两个孩子,经济上也还算说得过去。几个孙子孙女有的已经念完大学,有的初中毕业就不再读书了。念了大学的两个孙女,在小学和中学阶段也基本没有花什么大钱,交个书费、学杂费的,每次至多几百块钱。唯一的大额开销,就是大学期间每人花了三万多元,但两个家庭都还可以承受。
  可到了杨广智老人的孙子时,养育孩子的压力陡然增加了。他的长孙已经33岁,结婚5年,却至今不敢生孩子。
  “不敢生,生下来养不起啊!奶粉,300块钱一桶;婴儿车1000块一辆。请个育儿嫂照顾孩子,哪还有3000元以下的?”小杨先生对记者说:“这还没上学呢,现在的公立幼儿园多难进啊,报纸上不是经常写家长们半夜搬着板凳去排队吗?私立的每月最少也得两三千吧,等到上了小学,那就更是用钱来砸了,我一个同事为了让孩子上一个好学校,托人还花了10万赞助费;还有朋友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一年费用14万。这还不算孩子参加各类辅导班、兴趣班的费用,一节课两三百块很正常,家长不让孩子上,就总觉得自己的孩子要被落下。”说着这些动辄以万、十万计的教育成本,小杨先生觉得,养孩子就是一个无底洞,就算生一个,他都已经勉为其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