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喜爱的好村医刘永生
——一名干部的“蹲点日记”(节选)
发布时间:2014-12-03    来源:陕西日报


 刘永生上门为村民诊治。    同焕芳摄

  新华社记者 冯佳整理
  刘永生是陕西省潼关县荒移村的医生,今年55岁。从1976年至今,他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已经默默无闻地干了38年。
  38年来,他一心一意为病人着想,为病人无私、无怨、无悔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他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践行着共产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宝贵品质。
  在潼关县2013年开展的“最美潼关人”和渭南市今年开展的“最美渭南人”评选活动中,刘永生分别被评为“最美潼关人”和“最美渭南人”。今年3月底到6月中旬,陕西省渭南潼关县卫生局的一名干部受组织安排,到荒移村蹲点调研,深入到荒移村及其周边几个村老百姓的家里,采访了解刘永生医生的先进事迹,听老百姓讲述刘永生医生的感人故事,在此基础上写了2万多字的“蹲点日记”。这里刊载的只是其中一少部分。
  “命要紧,钱我给你拿”
  2014年4月23日,星期三,晴。
  下午,我们来到寺角营一组采访。在一户人家门口,看见一名30多岁的女性,跟一个小女孩在门口玩。小孩那双稚嫩的双眼,水灵灵的,特讨人喜欢。这名年轻的母亲名叫王丽。
  一提到刘永生,她就激动地给我们讲述,自己当年生大女儿时的情景。
  那是2007年3月27日,当时我已怀孕9个多月了,眼看预产期就要到了,丈夫却在外打工,因急事不能回来,而身边的亲人都在千里之外,只有邻家嫂子能照应我。
  当天晚上,我肚子开始痛了,害怕的很,但却没钱叫大夫和上医院。就在我不知怎么办时,只感觉到肚子一阵一阵疼,而且疼的越来越厉害。突然下面流了好多水,邻家嫂子说是羊水破了,就赶紧扶我躺在床上,帮我接生。
  过了1个多小时,孩子终于生下来了,是个女孩。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可我没想到的是,胎盘却怎么也下不来,就焦急问嫂子,“咋办、咋办?”
  嫂子急了,她就给刘大夫打电话说明了情况,请他来给看看。
  刘大夫很快就赶到,了解清楚后,就给我打针,用手把胎盘取了下来,还给娃的脐带重新消毒包扎。
  突然,我感觉到下身的血一股一股的往外流,身子下的衣服也湿了。身体有点发冷。这时,刘大夫说,“要赶紧送医院治疗。”我说:“我没钱。”刘大夫急忙说:“命要紧,钱我给你拿,赶快到医院。”他找人找车把我送往医院,所有费用花的钱,都是他掏的。直到去年,这些费用才给刘大夫还完。
  “那时,我这个外地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要是没有刘大夫这么好的人,不知自己还能不能活!”王丽充满感激地说。
  2014年4月14日,星期一,晴。
  中午,我们刚到村卫生室,就听见刘永生的妻子王榜花大姐在叫:“马小女,来取药啦。”我走上前,轻轻叫了一声“马大姐”。她“哎”了一声,抬头看看我,愣住了。
  我问她,是不是刘大夫当年救过你?她害羞地用手捂住脸,不好意思说。
  在旁边的王榜花大姐,就向我们讲述起刘永生当年救马大姐的事情。
  20年前的夏天,马大姐怀孕7个多月,因腿不舒服,来找永生看病。当时来卫生室看病的人很多,马小女就坐在外面小凳子上等。
  突然,大家听到她大声叫:“刘大夫,刘大夫。”
  刘永生正在给病人看病,听到叫声就往外跑。当他看见马大姐的裤子被血染红了,赶紧抱起她到检查室,诊断为前置胎盘。
  永生说:“情况严重,必需赶紧送医院,要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说着,抱起马小女就往外跑。
  村里人看见马小女身上不断地流血,把永生的衣服都染红了,都认为人快不行了,拉到医院也救不活。可刘永生根本就不听这些,他只顾着叫车救人。
  看着病人出血越来越多,脸色发白。永生情急之下拦住一辆过路的拉煤车,让送他们去医院,拉煤的人说啥也不拉。
  永生大声对拉煤司机说:“今天你非拉不可,要不你就从我身上碾过去。”说着,永生抱着病人就躺在路中间。
  开车人一看孕妇身上不断出血,心软了,只好同意将他们送往医院。就这样,马小女得救了。
  2014年4月12日,星期六,晴,微风。
  中午,我们来到陶家庄一组采访,看到一位大爷坐在轮椅上晒太阳。
  大爷介绍道,他叫陶桂伦,83岁,老伴叫杨秀云,也83岁。陶大爷给我们讲述了刘永生带伤坚持给他们一家人看病的动人故事。
  2013年9月,陶大爷不小心摔了一跤,左腿疼痛难忍,家人将他送往医院,经检查,确诊为左腿骨折。
  当时他心脏病也复发了,而且很严重,一家医院的大夫说,人不行了,没办法,回家吧。
  回到家,杨秀云大妈的肺心病也犯了。更不巧的是,他们的两个小曾孙也生了病。小的1岁多患肺炎,大的6岁患呼吸道感染,家里一下子乱成一锅粥了。
  这时,老人55岁的儿媳张小玲抱着一岁多的孙子,从外面回来。当听到我们正说刘永生大夫,她就激动地说,“去年两位老人和两个孙子同时生病,让自己30岁的儿子陶亚军去接刘大夫。在来的路上,把刘大夫摔伤了。但他坚持来家里,给老人和孩子看病。”
  说到这里,张阿姨停了一下,哽咽着继续说,当时,刘大夫全身都是土,脸上、头上、胳膊上都擦伤了,膝盖擦破了,裤子都烂了,鞋也刮破了,脚趾都露出来了。
  张小玲阿姨告诉我们,儿子后来对她讲,他骑摩托车摔倒了,把刘大夫摔了下来,滚到了旁边的小沟里。刘大夫爬起来,第一反应竟然是甩了甩手,笑着说:“手好着呢,能看病!”
  刘永生一进屋,就给老人量血压,测心率,仔细检查。接着给吸氧、输液治疗。
  看完老人,转过身来,又给小孩看病、开药。
  到了第二天,刘永生来复查,只见他脸上、头上贴着药,胳膊上缠着纱布,腿一瘸一拐的。
  大爷流着泪说:“自己一天要扎两次针,永生坚持一个多月,直到我好了。老伴的病,经永生细心治疗也控制住了。两个曾孙子都看好了。”
  2014年4月23日,星期三,晴。
  中午,我在荒移村卫生室门口的小广场上,和荒移村二组45岁的秦亚宁大姐聊了起来。她说:“刘大夫救过我儿子的命,这人好的很。”
  大姐说,那是1995年7月的一天,当时她5岁的儿子衡衡和几个小朋友,在自家院子里玩。
  突然,听到小孩子们在院子里叫喊,她立刻就从屋子里跑出来,只见儿子掉进自家的氰化池中,她赶快抓住儿子,拽了出来。
  她连声喊儿子的名字。儿子抬了一下眼皮,微微地叫了一声“妈”,就昏过去了,脸色又青又紫。她抱起儿子,就往刘大夫的卫生室跑。
  刘大夫一见孩子成了这样,急忙接过去,放在地上,对着娃的嘴就吹气,不时的在胸前按压,做人工呼吸。
  当听见孩子“啊”的一声时,刘大夫才松了一口气,又说道:“赶紧送医院。”说着,他抱着孩子就往外跑,挡住一辆摩托车,赶往县上的医院。
  等她与家人赶到医院时,孩子已经住进院,打着点滴,平静地躺在病床上。现在秦亚宁的儿子已经长成20多岁的小伙子,在外搞装潢。
  “当时,住院费、检查费和药费都是刘大夫交的。”说到这里,大姐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氰化物的味道难闻的很,1克氰化物能毒死好多人。”秦大姐对我说,“我特别感动,刘大夫真是把病人当自己的亲人对待。”
  “我来照顾孩子”
  2014年4月15日,星期二,晴。
  中午,我们在卫生室见到了67岁的谢全海大叔。
  大叔告诉我,他前几天患腰椎间盘突出症,经过5天的治疗,已经基本好了,今天再来做最后一次治疗。说到永生,大叔激动地说:“永生是我们家的恩人!”
  他说,2013年2月,他在北京一家公司打工。有一天早上,他突然感觉舌头不能动,说不了话,嘴角歪斜,流口水。被工友送到一家大医院,确诊为脑梗。住院治疗半个多月,病情平稳了下来。但还是说话不清楚,嘴角往右斜。住院花了4千多元,是公司掏的,那个老板人很好。
  医院还让他继续住院治疗,他不想给老板添麻烦,就辞掉工作,回家看病。
  回到家,他就来到刘永生的卫生室。永生先给他做检查,又看他在北京的诊断书,然后就开始给他治疗。主要是给他按摩、针灸、拔火罐、刺血。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症状消除了,好了。而这一个月的治疗,永生一分钱都没要。
  说到这里,大叔又给我们讲起了刘永生照顾他儿子谢永军的事。
  他说,14年前,27岁的儿子谢永军,在西安一家大医院被确诊为恶性肿瘤晚期。大夫说癌细胞转移到肝脏和大脑了,很难治了。当时,家里又没钱,就回家了。
  大叔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永生知道后赶来说,他来照顾孩子。
  这时,儿子的眼睛几乎失明,永生就陪他聊天;儿子疼得实在受不了时,永生赶紧给他打止疼针。
  有一次,儿子疼得抓住永生的胳膊就咬,我想拉开,永生挡住我说,只要娃好受些就行。永生就忍着,直到儿子松口。
  大叔说,永生前后照顾了我的孩子27天。有时,他和老伴站在儿子身边,儿子却喊着:“永永叔,永永叔。”
  2014年4月15日,星期二,晴。
  下午,我们来到南歇马村三组汪稳草阿姨家采访。
  阿姨说,她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患有精神疾病,小儿子患免疫性疾病。这两个病都比较难治,她们曾经四处求医,都没治好。
  听说刘大夫病看得好,就带着两个儿子来找他。
  阿姨说,那段时间,面对两个患病的孩子,家里又没钱,她心力交瘁,都有些快支撑不住了。
  这个时候,刘大夫亲自带大儿子到华山医院看了三次病。带小儿子到西安、大荔、山西去看病。两个孩子看病的费用都是刘大夫掏的。
  时间长了,大儿子和刘大夫都有感情了。犯病时,嘴里喊着:“魔鬼,滚,叫我永永叔来看我。”这个病要长期用药,一个月的费用就要250元。有时侯刘大夫见我们困难,就给送来药。现在孩子病情基本稳定着。
  小儿子患的慢性病,要长期用药治疗。刘大夫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看看孩子的身体,问按时吃药没,有时也给送药来,目前孩子的身体状况也在好转。
  “就这样,到今天,刘大夫照看我的两个孩子已十几年了。”汪阿姨说。
  说到这,阿姨已泪流满面。她说,自己一家欠刘大夫的太多了,都不好意思再麻烦他了。
  2014年4月29日,星期二,晴,微风。
  下午,我们来到了荒移村三组,80岁党志平大爷的家里采访。
  大爷说,他患肺心病19年了,一直是刘永生给他治疗并照顾的。
  看见大爷气喘吁吁的样子,家人让他把氧气管插上。只见他摇摇手,继续说道,6年前,他在西安一家大医院被确诊为右侧脚趾坏死,大夫说要做截肢手术。说到这,大爷将保存好的检查单给我们看。
  党大爷说他当时就懵了,因为他以前患脑梗后遗症,本来左腿就行动不方便,要是右腿截肢,以后该怎么生活呀?因此,他就没同意截肢,就回家了。接着他就去找刘永生,永生检查后二话不说,天天上门给他换药、打针。
  永生还请来西安的专家教授给他会诊,不断地调整治疗方案。
  大爷激动地说:“治疗了半个多月,不但把我的病看好了,而且一分钱没收。”
  说到这儿,大爷情绪很激动,呼吸急促的很,嘴唇已经变青了。好像还要说什么,我赶紧握住大爷的手,说,“大爷,咱不说了,不说了,我们知道了。”
  2014年6月13日,星期五,晴。
  下午,我们来到卫生室,看到正在打针的荒移村三组,44岁的党红喜大哥,才知道2012年1月,他在西安一家大医院被确诊为脑瘤,并发梗阻性脑积水,最近病情加重了。
  大哥告诉我,前两天他觉得眼睛、耳朵快要蹦出来了,整个头像要炸开一样,那简直就不叫吐,像高压水枪往外喷,直到下午胃里已空了,却又开始吐水,水中夹杂着血,感觉天昏地转。
  家人赶紧叫来刘永生,他一来就给检查、输液、吃药。看到现在躺在病床上的大哥,脸上多了一丝笑容,他说他已经好多了。
  这时,站在床边的大哥的母亲、80岁的刘玉凤阿姨一脸疲惫,眼神充满了期盼。我告诉阿姨要注意休息,此时阿姨的眼泪顺着脸颊而下。阿姨告诉我,她老伴的肺心病也犯了,正在家打针。家里、卫生室,她来回跑,身体都快撑不下去了。
  我拉着阿姨的手,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突然觉得,我是多么的无能,只能对阿姨说,你一定要多保重身体呀!
  而此时的党红喜大哥,也在为母亲的身体担心,他对刘永生大夫说:“我病犯的时候,简直是生不如死。有时我觉得,还不如早死早投胎。我这次和我爸都犯病了,我不忍心让我妈再操心了。娃现在还要上学,我的病,把家里的积蓄花完了。我觉得自己是个累赘。”他说着痛哭起来。
  党大哥继续说,刘大夫听了他说的话,就说:“瞎想啥呢!你以为你走了,你爸的身体就好了,你娃上学就不掏钱了。你想让你爸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告诉我,刘大夫那天去他家3、4次,最后一次直到他想通了,晚上12点多才离开,是刘大夫给了他生命新的支点。
  现在的党大哥每天听着音乐,偶尔还缓慢地跳着广场舞。
  “神奇的敲击疗法”
  2014年4月13日,星期日,多云。
  下午,我们到下北头村一组采访,在村中间,见到了村民郭青敏大叔。
  郭大叔回忆说,9年前,他在外地打工,腰疼的很,走路都困难。在当地好几家医院都看了,说是腰椎间盘突出。经过好长时间治疗,一点效果都没有,病情还加重了。
  后来,他听一起打工的同乡说,老家荒移村的刘永生大夫能看好,他就回家了。
  当时,他连路都走不了,被人抬到刘大夫卫生室里。刘大夫仔细听了他的病情介绍,然后在他背上用手一模,放了一个有一指宽、10公分长的小铁棒,拿一个拳头大小的皮锤在铁棒上敲了两下。紧接着,在他左手上扎了一针。他休息了有十分钟,刘大夫就让他试着下地走路。
  郭青敏激动地说:“敲一下,当时就能下地慢慢地走了,太神奇了,我简直不敢相信。”
  2014年4月16日,星期三,晴,微风。
  中午,我们来到荒移村三组吴青云大妈家里采访。
  走进屋子,看见大妈坐在沙发上绣鞋垫。他的老伴王金有大爷坐在床边,旁边放着一根拐杖。
  吴大妈给我们讲起了她前年生病的事来。
  2012年6月的一天,早上刚起床,大妈突然感觉胸痛,呼吸困难。大爷急忙叫来永生。永生检查后说,是肋骨骨折。
  大妈说,永生让赶快到医院拍个片子,看一下到底是哪根肋骨骨折了。说着,就叫了一辆车,亲自陪她到医院。
  医院检查完。确诊为因骨质疏松导致四根肋骨骨折。大妈说,医院嫌她年龄太大,不收住院,让她到西安的医院去治。
  永生帮她联系了西安一家医院,医院说治疗需6万元。但吴青云大妈家里没有钱,没办法,他们就回家了。
  大妈告诉我,永生说,他来设法治。永生把配好的中药贴在她的骨折部位,然后拿塑料纸缠起来,最后用纱布固定好,让她睡到硬板床上。
  大妈高兴地说,永生一天要来家两次,问她感觉咋样,并按时换药。治了半个月,她感觉不疼了,三个多月后,她的病就好了。现在她还好好的。
  2014年4月17日,星期四,晴。
  中午,我们来到荒移村四组,81岁的党全忠大爷家里采访。他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战士,一进门他就给我们详细讲起了刘永生为他治腿伤的事。
  18年前的一天,下着大雨,大爷意外摔伤,被送往县医院住院。治疗十几天,大爷的疼痛未见缓解。没办法,家里人就把他拉回家了。
  回来之后,大爷的腿伤反复发作,隔一段时间就要打针、吃药。最后,腿部化脓了,肿得跟水桶一样粗,疼得他坐卧不宁。
  一天早上,当大爷突然尿急,腿一使劲,脓液瞬间喷发出来,肿胀处的皮肤一下子塌陷了。
  家人赶紧叫来刘大夫,刘大夫一检查,说赶紧送医院。
  大爷看出刘大夫的顾虑,把儿女和老伴叫进来,说:“我相信永永,让永永给我治,治不好,你们谁也不准找永永的事。”
  大爷又给永生打气说:“你就死马当活马医,死了不让你担责。”就这样,刘大夫给老人打好麻药,在腿上开了三个小口,戴上手套,伸进伤口内,将脓液一点一点的滤出来。疼得大爷满头是汗,昏了过去。
  刘大夫紧急救治,十几分钟后,党大爷醒来说:“不要管我,你治你的。”就这样持续了2个多小时,刘永生将党大爷腿里边的脓液都刮完,然后在伤口处留了一个引流管,用于冲洗、消炎。
  党大爷说,从那天起,刘大夫每天给他输液、换药,冲洗伤口。经过一个月的治疗,他的腿伤竟奇迹般的治愈了。
  2014年4月17日,星期四,晴。
  早上10点多,在荒移村卫生室,寺角营村三组63岁的杨新民大叔专门来找我说,12年前,他73岁的父亲下沟采药,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时就晕过去了。
  村里人告诉他后,他一边往沟里跑,一边赶紧让人叫刘大夫。
  刘大夫赶来一检查,说,赶紧送医院,同时他又打电话给我们联系车。“我又瘦,个子又低,背不动父亲。刘大夫就背起我父亲,从沟下背到沟上,有1里多路。还亲自把父亲送到医院。”
  到了医院,被确诊为脑出血。而我们都没带钱,是刘大夫垫了所有的检查费。杨大叔说,因为父亲年龄大了,家里也没钱,就无奈的拉着他回家了。
  回到家,杨大叔就和永生商量,说:“永永,你放心治,治不好,我们一家人都不怪你。”从那时起,刘大夫每天来家里两次,起先是给父亲吸氧、输液。过了几天后,又加上针灸、按摩、拔罐,进行治疗。
  没想到,一个星期后,父亲有知觉了。又治了三个多月,父亲就可以说话,自己吃饭了。杨大叔高兴地对我们说,经过刘大夫的精心治疗,他父亲又活了11年,直到84岁辞世。
  “我们离不了这样的乡村医生”
  2014年4月29日,星期二,晴。
  下午,我们在卫生室和前来看病的荒移村四组51岁的刘喜章大哥聊了起来。
  他说:“刘大夫救过我的儿子呢。”
  大哥说,20年前冬天的一天晚上,特冷、风特大,水都结成了厚厚的冰。他4岁的儿子开始发高烧,他想天太冷,刘大夫又忙了一天,等天亮了再去找刘大夫给孩子看。
  谁知到了凌晨5点多,儿子突然全身抽风,眼睛上翻。他顾不得穿外套,抱起孩子就向卫生室跑去。妻子跑在前面去喊刘大夫,因天太暗,心又着急,她摔倒了,连爬带跑地冲向卫生室。
  刘大夫听见敲门声,穿个条短裤披了件大衣就走了出来,从他怀中把娃接过去。只见他给娃掐人中,刺激穴位,又打针,过了一会,娃就醒来了。
  刘大哥感动地说:“当时天冷的很,刘永生顾不上穿衣先救娃,我让他穿衣服,他说娃重要。”刘大哥继续说道:“乡村医生是城市大夫代替不了的。刘大夫在我们塬上,几乎和每家每户都有一个或大或小的故事。他的这个亲和力是一般人达不到的。他的职业态度确实宝贵,整个塬上的人都心服口服。我们离不了刘大夫这样的乡村医生。”
  2014年4月30日,星期三,晴,微风。
  走进荒移村3组70岁的张海灵大爷家,他就给我们讲起了刘永生给他治病的往事。
  那是去年5月,张大爷便秘,腹痛难忍。刘永生给他灌肠、吃药,都无效。刘永生就毫不犹豫用手帮他抠出大便。粪便溅到他身上,他毫不在意。说到这儿,大爷流下了感激的热泪。
  2014年4月23日,星期三,晴。
  下午,我们到家采访。
  阿姨回忆说,2012年的夏天,她腰不舒服,困乏没劲。起初在县上的医院和西安的医院都未查出原因。
  突然有一天,她的病情加重,都走不了路了。
  家人急忙找来刘永生。刘大夫看后说,必须送西安的大医院。他就急忙找车把阿姨送到西安的一家医院,经检查被确诊为脊柱结核。但由于治疗费太贵,徐阿姨拿不出钱,因此就回来了。
  回来后,刘大夫联系了山西的一家医院,他亲自把阿姨送去那里。大夫检查后,说需要住院。阿姨说,家里没钱。那里的大夫就给开了一些药,让她拿回家服用。
  回家之后,刘大夫每天根据医院拿回来的药,给她治疗和护理。一个月后徐阿姨的病情好转了,现在她生活很好,再没犯过病。
  阿姨笑着说:“刘大夫人好得很,随叫随到,服务又好又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