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渭南军休干部、特等革命残疾军人蔺保旗
发布时间:2015-08-31    来源:渭南新闻网    【字体:        
  峥嵘岁月终无悔
  —— 记渭南军休干部、特等革命残疾军人蔺保旗
  最可爱的人,是军人;最动听的歌,是奉献。他是一位上过前线的军人,排雷时地雷突然爆炸,被炸伤了眼睛,双目失明,腿也被截肢了。但现在回忆起前沿阵地那段不怕苦、不畏难的峥嵘岁月,想起那个在血雨腥风中顽强拼搏的自己时,他除了怀念就是留恋。他说,选择军人这个职业,就必须用生命去战斗;选择排雷布雷这个专业,就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尽管双目失明,假肢令其行动甚为不便,但他依然感激自己还活着,依然感谢那段军队生活带给他一生的磨练、一生的收获。
  蔺保旗是位军人。从19岁起,他就决定在部队干一辈子。1987年5月荣立一等功,1987年10月被评为特等伤残。
  如今,回想起当兵的初衷,年过半百的他脸上还洋溢着自豪的笑:“在我们那个时代,当兵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我从小就有上军校的梦想,更要入伍了。”他呵呵地笑了,摘下墨镜,露出一双被针线缝上的眼睛,原来酷酷的墨镜后面竟是一双受伤严重的眼睛。
  “害怕吗?我这眼睛是在部队排雷时弄伤的,眼球都摘除了,看上去有些恐怖,你不要害怕。”他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脸,不好意思地说。
  听到我们的否定回答,他才长舒一口气:“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选择了前线,选择了排雷布雷,就很难避免受伤甚至牺牲,我算幸运的了。”他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水,慢慢喝了一口,语气平静地出奇。
  初夏的早晨刚下过雨,空气里还有泥土的味道,外面院子里几个孩子在互相追逐嬉戏,耳边不时传来他们咯咯的清脆笑声,还有爷爷、奶奶们的叮嘱声:“慢点、慢点”。蔺保旗像是被这悠闲、惬意的氛围感染,向我们讲述起了他的从军故事,仿佛把我们带到了战争片场,与抗战剧夸张的情节相比,这次,英雄站在了我们身边,他触手可及,真实感人。
  1982年10月,19岁的蔺保旗应征入伍,被分配到兰州军区工兵器材库。不到两年时间,成绩优异的他就考中了长沙工程兵学院,学习布雷排雷专业,“尽管这个专业很危险,但在战场上是一定会用到的。”年轻的蔺保旗向往战场,他觉得没有上过前线的士兵,军队生活是不完整的,是遗憾的。
  1986年从长沙毕业之后,蔺保旗就被分配到47军139师415团担任工兵连地爆排排长,驻地在华阴。然而,还没来得及享受家乡的温馨和亲友的团聚快乐,上级就决定将他派往云南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任务是为前沿阵地排雷开路。排雷工作异常危险,因为当时的战区白天在敌人的火力控制下,要躲开敌人的视线又要给部队开辟通路,蔺保旗带领的排雷小分队经常只能在晚上出动,借着微弱的月光进行工作。
  “有一次,我们的两个士兵在中越边境被炸伤,半夜两点,我们接到命令去排雷,虽然在前沿阵地打仗经常有战友牺牲,但晚上看见被炸的血肉模糊的战士,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但如果不上去,潜藏的地雷肯定会炸伤更多战友,不能再让更多的人受伤了,我们就摸黑上去,小心搜索、仔细侦查,把雷排了。”蔺保旗说着,像是翻开了一本个人回忆录,里面清楚地记载着时间、地点还有当时的心境。“有些事情,就是刻在脑子里的,挥之不去。”蔺保旗觉得前线的生活是自己这辈子永远无法磨灭的记忆。
  布雷排雷是危险的,尽管每一次蔺保旗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他万万没想到,危险居然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在他23岁的那年,这样的危险令他一度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那是1986年12月23日早晨5点钟,青龙山被铅灰色的浓雾笼罩着,蔺保旗带领两名战友成三角队形推进排雷,下午3点,小分队已经排了40多颗雷。
  “排长,你听这测雷器里面好像总是有噪音。”战士王新武轻声地说。“这块儿雷很复杂,别紧张,让我听听。”蔺保旗随即走过去将测雷器挂在了耳朵上听。突然,一颗盖上积土太厚,压盖老化下陷的压发雷爆炸了,一声闷响,周围的茅草、尘土冲天而起,强烈的气浪将他抛得老高。顿时感觉眼睛热得很,站不起来,晕倒了,完全失去了知觉。
  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24日下午,四周一片漆黑,全身缠满了绷带,浑身上下钻心地疼痛,地雷碎片已经夺去了他的右腿,医生告诉他,除了截肢,别无他法,而他的眼睛恢复的可能性也不大。“当时的心情,真的没法形容。”蔺保旗的声音有些哽咽,即使时过境迁,他也无法忘记当时的绝望和无助。
  为使他得到好的治疗,26日,做完手术之后,部队用直升机把蔺保旗转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第43医院。接下来,他面临的就是截肢和植皮,由于右侧大腿被炸伤,表层皮肤全毁需要把左侧大腿内侧的皮移植入右腿,整个手术过程长达7、8个小时,“那种疼没办法说,不是语言能表达出来的。”蔺保旗永远忘不了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但即使是那样,整个手术过程,他也没吭一声。一旁的母亲看着要强的儿子,又心疼又难过,有好几次都晕倒过去,苏醒后声音颤抖地说:“保旗,要是疼你就喊出来吧,别撑着!”
  蔺保旗慢慢抬起手,摸索着母亲的脸,“妈,我能忍。”这位铮铮铁汉,让在场的护士、医生们深受感动。
  在43医院修养了整整半年时间,他结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妻子王岚。
  “纯粹是机缘巧合,她本来是来看她弟弟的朋友,刚好我们在一个医院,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蔺保旗说,“她是贵州人,在家乡原先是有工作的,一个税务所的职工,是一个特别善良、能干的女人,当时看见我那样,又知道我是因公负伤,所以比较崇拜我,在昆明那段日子,基本上都是她照顾的。”蔺保旗觉得,“当军人这条路”不仅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也冥冥之中为自己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爱情。
  他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部队决定把他转到西安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323医院,妻子王岚就在他转院的前几天回到贵州,辞了工作并请求父母答应他们的婚事。身为军人的父母拗不过女儿,最终同意了。
  从此,王岚便跟着蔺保旗回到了西安,几十年如一日地照顾他的吃喝拉撒,帮他收听新闻、给他读报、陪他散步、送他去医院,不辞劳苦,没有怨言。“就像保旗说的,他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就选择了与危险同行;那我选择了英雄,就选择了与英雄甘苦与共,福祸相依。”王岚笑着。
  今年,52岁的蔺保旗已经退休,即使双眼看不见,即使装上了假肢,但走起路来仍然抬头挺胸、昂扬阔步。这应该就是他说的军人本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