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退休老志愿兵梁家声的奉献岁月
发布时间:2015-08-31    来源:渭南新闻网    【字体:        
  【核心阅读】 他很平凡,尽管当了一辈子兵却只上过一次战场;他亦不平凡,在三十几年的军人生涯中,他走过了大半个中国,从山西到青海,从青海到北京,从北京到西藏,每到一个地方,他都和战友们不遗余力地为当地的建设和发展贡献力量,释放能量。无论是用勇敢和智慧平定西藏动乱,还是参与建设人民大会堂、军事博物馆、国防科委机关、海军司令部、北京玉泉山这些重要的标志性工程。抑或是到大西南、大西北搞国防基础设施建设,他都为共和国奉献着一个军人的青春、热血和生命。他说,军人虽苦,可是苦得有价值、有意义,苦得其所,因为身后站立的是祖国和人民。“这辈子,我做过的最明智的决定就是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80岁的梁家声如是说。
  绿叶对大地的情谊
  ——记退休老志愿兵梁家声的奉献岁月
  本报记者 李小鸽 程 瑾
  梁家声今年80岁了,头发花白,精神矍铄,声音洪亮,一口地道的河南话。
  “我是一个孤儿,十五、六岁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从小与弟妹在我们家乡信阳的福利院长大,要不是共产党收留我们,我们兄妹早饿死了,哪还有今天。”梁老顿了顿,接着说:“为了报答国家的养育之恩,我一定要参军。”于是,他放弃了二姐给他找好的安稳工作,进了军队,当了志愿兵。
  那年是1956年,他20岁,被分到了兰州军区某部,那时候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不久,他们部队作为换防军去了朝鲜。
  “当时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不久,我们部队驻扎在那里就是为了防止敌人二次入侵,当时我是防化兵,主要任务就是搞军事演习和战备训练,同时还要研究布毒、排毒。”尽管这些已经过去59年,但梁老仍然记忆犹新。
  1958年7月29日,部队从朝鲜撤回安东,梁老在朝鲜的军队生涯就此画上了句号。“虽说刚去的时候很苦,一天8个小时的演习和训练有时候真的吃不消,但朝鲜当地的群众对我们中国军队很友好,走的时候当地群众争先恐后地给我们送土特产,很多人都哭了。”梁老说,那场难忘的送别使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军人这个职业所肩负的神圣使命,守护一方百姓,这6个字里有着沉甸甸的含义。
  他抬眼望向窗外,良久不说话。一旁的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缓缓回过神来。“哦,从朝鲜回来之后,我们部队到了山西太原,在那安营扎寨进行军事训练。”梁老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便笺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一些时间节点。
  “年龄大了怕记错,写下来好些。”梁老笑着,再看一眼小纸片,笑容从嘴角泛开:“在太原训练的一段时间,我们接到了平定西藏动乱的任务,于是,日夜兼程赶到了青海玉树,这是我第一次上前线,也是唯一次。”梁老显得有些激动,声音随之提高了一个分贝。
  在那场平乱中,我军精湛的战略战术将叛匪打得落花流水,节节败退的叛匪部队无路可退躲进了山洞,但钢炮却拿山洞一点办法也没有。就在大家冥思苦想策略时,梁老提出,用火焰喷射器攻打山洞,还要在喷射器里装上辣椒粉,这样一来,就能把叛匪从山洞里熏出来。这个新奇的点子得到了首长和战友们的一致认同。
  于是,带着辣椒粉的火焰喷射器“嗖——嗖——嗖”不断投掷向叛匪盘踞的山洞,狭小的山洞顿时充斥着辛辣的刺鼻味,叛匪只好举手投降。“最后,他们都出来投降了。”忆起平叛,梁老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光芒,甚至还激动地站起来把手举过头,又重复一次:“他们就这样投降了。”
  梁老说,唉,当了一辈子兵,就打过这一次仗,总觉得为国家做得太少了。
  再翻看他的详细经历,才发现他为国家做得其实并不少。
  1960年,转业到国防部北京建筑二中队,当时的梁家声24岁,是正当年的小伙子,干劲儿十足。刚好赶上国家如火如荼开展的城市建设,梁家声和建筑二中队的工友们拼劲儿十足,每天都奔波在工地上。梁老扳着手指头,一个一个数着忆着他曾经参与过的5个重大工程,一脸郑重其事。
  1967年,梁老二次当兵,又回到了部队。当时我国面临着异常严峻的国际形势,中苏关系日益紧张,美国又在东南沿海挑衅滋事,为了加强战备,毛主席提出了“大三线”建设,即在中西部地区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的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
  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时代号召下,400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成千万人次的民工,跋山涉水,来到大西南、大西北的深山峡谷、风餐露宿搞建设。而梁家声就是这400万人中的其中一员。“我们那时候主要是搞国防基础设施建设,开山洞很危险,有时候洞塌了,洞口一塌方就把人都埋在里面了。那时候,活的日子是按天算的。”梁老把身子向沙发里面挪了一些,接着说:“我和战友们又开山洞又修铁路,在山西忻州整整待了十年。”
  之后,梁老还随部队去了青海格尔木,从格尔木到拉萨1131公里,高原空气稀薄,粮食稀缺,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和战友们一干就是十几年,为格尔木修建了学校,在沿线修建了12个兵站,1200公里的输油管道,还在昆仑山头建成了大油库。
  梁老说,这一个十年,一个十几年,加起来将近三十年的时间,是他人生中度过的最艰苦也最充实的日子。因为他为国家干了实实在在的事,尽了军人该尽的职责,发挥了自己的光和热。
  采访末了,他特意说起了自己的三个儿女,“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当兵出身,我大闺女在青海当的兵,后来转业到了安康某市属企业,儿子也是从部队上转业到驻渭省属企业,小女儿读的是军校,现在军医大学教书。我们家算不算军人世家啊?”说完,梁老开怀大笑。
  从山西到青海,从青海到北京,从北京到西藏,军人梁家声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部队,也献给了祖国。这一路走来,他打过仗、修过路、建过房、与国家一起成长,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送给了这片他深爱的土地,作为一个老军人,一个地道的共产党员,他做够了。
  当问起他对军人生涯的感受时,梁老沉思片刻,说道:“军人生活是苦,可是苦得有价值、有意义,苦得其所。因为我们军人的身后站立的是祖国和人民。”他说得那么认真,那么虔诚,像孩子一般单纯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