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论文专著
阿宫腔:秦腔园里的玉兰花
来源:渭南日报 作者:段小丽 发表时间:2015-12-25 09:12:22

最近一段时间,富平的阿宫腔现代剧《天女》着实火了一把,也让阿宫腔这样一个传统的剧种得到了关注。

农村青年南志军在骑摩托车外出途中,不慎将陆天女的父亲撞倒身亡,法院判决南志军赔偿陆天女家13万元。一夜之间,两个家庭同时陷入困境,陆天女家因为丧失了主要劳动力而“塌了天”,而家境本来困难的南志军在13万元巨额赔付款的压力之下,既要照看生病的母亲又要四处奔波打工挣钱,生活丝毫不给这个青年喘息机会。灾难面前,两个青年究竟何去何从?

曲折感人的故事、精彩绝伦的表演再加上娴雅婉转的阿宫腔唱段,这部阿宫腔现代戏《天女》不仅在北京赢得了赞誉,更在家乡渭南俘获了观众的心。在长达几个小时的演出中,座无虚席的剧场里掌声阵阵。这大概算是观众们对这部戏最朴素的认可,也是对阿宫腔这种传统戏曲艺术最真挚的尊重吧。

作为秦腔的一个分支,阿宫腔早在2006年就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而今,我们随着《天女》走进阿宫腔的世界,拨开这北路秦腔的层层面纱,寻找隐藏其中的故事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阿宫腔与阿房宫之间有什么关联呢?时间回到2000多年前的秦朝。秦始皇晚期,在都城咸阳大兴土木,建宫筑殿。他下令在故周都城丰、镐之间渭河以南的皇家园林上林苑中,仿集天下的建筑之精英灵秀,营造一座新朝宫,这座朝宫便是后来的阿房宫。阿房宫尚未完工,秦始皇已经驾崩。秦二世即位后,荒淫无度,放弃 “诗”“书”极言声色,大征美女入宫玩乐。

至西楚霸王项羽攻入咸阳火烧宫殿,尽管阿房宫被毁,但从宫里逃出的宫女及舞乐歌曲却把宫里流传出的一种清雅俊丽、委婉细腻的歌舞演唱带到了民间,并不断传播,慢慢形成了一种新的民间曲调。这种调式便被称为“阿宫腔”。

阿宫腔尤其以女声最为动听,在唱腔上有明显的拖腔,演唱时经常有“那意呀唉”,据说,“那意呀唉”便是当时秦时宫女的语言习惯。经过世世代代的演变,阿宫腔调遍及兴平、泾阳、三原、临潼、富平等地。

这便是阿宫腔与阿房宫的传说与故事,也是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和认可的阿宫腔的渊源。但也有少数人质疑这样的说法,认为“阿宫”实为“遏工”,即在唱腔上所独具的遏止功夫,誉之为“三放”不及“一遏”,“阿宫”是由于字音变移所致。

相较于“出生背景”上的些许争论,阿宫腔在剧种上的说法却是极其一致的,在众多研究阿宫腔的作品基本一致认为,阿宫腔是秦腔的一个分支。秦腔作为陕西各路戏剧梆子戏的总称,在其形成的过程中,由于风土习俗、艺人表演风格、各姊妹艺术间的交流影响,形成了不同风格和各具特色的地方流派,例如东路有东路秦腔(同州梆子);西路有西路秦腔;南路有汉调秦腔(即汉调桄桄);中路有中路秦腔(即西安一带的秦腔)等。“这些不同的流派,在声腔、音乐基调和风格都一致,只是在具体的行腔、板路、唱念、乐器配备和定弦、伴奏上有些变异,其变异各成系统,在不同程度上形成了相对的独定性”(焦文彬《秦腔概说》)。

阿宫腔的音乐特色表现在它的唱、做、念、打及音乐伴奏方面。以唱腔和音乐最富特色。唱腔上讲究翻高遏低,并着重使用“噫”“耶”拖音。阿宫腔曲牌多达400余支,主要乐器文场有二股弦、月琴、胡琴、唢呐,笛为伴奏乐器,武场伴奏乐器有小锣鼓、击子、牙子、梆子等,合奏起来幽雅清脆。

阿宫腔这个剧种是如何流传下来?又是如何发展演变的?

富平县志记载,阿宫腔是由秦朝宫女所唱的曲调演变而来,从现有的资料来看,清同治年间富平县有金盆子、金马驹、陈相公等阿宫腔皮影班。清光绪年间,乾县的任相公、临潼的赵相公;清末民初,三原的王仑,富平的乔娃子,有娃子(礼泉人)皮影版也演出阿宫腔戏。民国十八年年馑(1929年饥荒)后,阿宫腔成为富平独有的剧种。

新中国成立后,富平县人民政府为抢救阿宫腔剧种,组织以段天焕为首的老艺人成立阿宫腔民乐皮影戏社,积极进行演出活动。1957年,县政府批准皮影社为集体所有制专业皮影社,并改名为富平县皮影剧团。

从1958年起,富平阿宫腔剧团走上了探索革新之旅,他们将阿宫腔由皮影展现方式转为形体表演,首次将阿宫腔搬上大舞台,使之在保持原有的艺术特色上有了新的发展,改变了原阿宫腔说繁唱简的情况,根据剧情增设了大段唱段,音乐上增加了扬琴、中琴、大提琴、小提琴、长号等,扩大了音响效果。1959年阿宫腔参加庆祝国庆十周年献礼演出《锦香亭》后,又于1960年3月在西安参加陕西省新剧种会演,演出了《王魁负义》。这期间涌现出权三民、党治国、周正中等一批优秀的戏曲演员,他们均在舞台上留下了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

1961年富平县阿宫腔剧团赴京演出受到戏剧专家及观众的欢迎和喜爱。在富平县志中还收录了当时阿宫腔剧团进京演出时接受当时国家领导人接见的照片。

从2011年起,为了挽救阿宫腔这样的传统艺术,富平阿宫腔剧团建立了周末“一元剧场”,即每个周末组织一场以本地大戏为主的文艺节目,象征性地收取一元钱票价。这种“政府买单,百姓看戏”的模式,扩大了传统剧目的市场,把包括阿宫腔之内的所有传统剧目送进了千家万户,让更多的人能够走近它、感知它、了解它。

在千百年的传承发展中,阿宫腔以其典雅清新、激越婉转成为秦腔中最具魅力的分支之一。也许正因为这独特的唱腔,曾长安先生曾把这阿宫腔比作玉兰花,并将其一本研究阿宫腔的专著起名为《最后的玉兰花》。

其实,再看今日之《天女》,不正像一朵已然开放的玉兰吗?

本报记者 程 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