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保护动态
木板作纸画生活 刀刀都见真功夫
来源:渭南日报全媒体 作者:张敏兰 发表时间:2018-03-23 15:08:13

  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晓妍 实习生 程宇婷 文/图 每逢闲暇,蒲城兴镇木版图画省级非遗代表性传人赵凯军时常会待在自家屋里,花费个把小时甚至一天的时间,一把刻刀,一块杜梨木,和年迈的父亲一起享受那份专属于手艺人的静谧时光。

  初见赵凯军时,他正在刻板,是一块依照父亲口述恢复的腊尖纸版样。一方不大的案台上摆放着小刀、小铲、凿子等约20件工具。“这些工具都是自己打磨的,一个也不能少,刻版时哪道工序一旦用到,顺手就能拿过来。”赵凯军说,蒲城兴镇木版图画是一种古老的雕刻印刷技艺,是存活在民间原生态印刷术的“活化石”。据专家考证,兴镇木版图画自大唐时即形成规模,至明清已达鼎盛。它种类繁多,目前现存的古雕版画有佛像、门神、灶神、财神、天神、地神、钟馗、历书、插图、商品标签等三大系列十四个类别。这传承了数千年,看似普通却充满浓厚乡土色彩的兴镇木版图画,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数千年前,古人运用刀具在木板上雕刻文字或图案,再用墨、纸、绢等材料刷印、装订成书籍,雕版印刷这种特殊技艺就诞生了。木与纸相交,记录时代,记录生活。时光荏苒,木版图画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延续着这种独属于中国古老技艺。制版,是兴镇木版图画的“魂”。
  赵凯军说,制作一幅版画要经过选料、雕刻、印制等多种工序,这些都需要手工来完成。制作木版画第一步首先要制版,制版选用的木材最为关键。“用来雕刻的木材必须纹理清晰细腻、易于雕刻和保存,所以雕版质地为杜梨木、红木、黄花梨木等名贵硬木。”选料十分讲究,尤其是刻线版要求木头不能有瑕疵,不能有旋疤。木板选好后,用专用刻版纸,在故老相传几千年的老版上印出画样,反贴在版材上。第三个环节则是渗油。渗油至少要一个周,渗的时间越长越好,一是清晰度好,二是渗油之后的木头刻起来比较省力。由于材料难买,赵凯军格外珍惜每块木料。哪块木板雕刻多大尺寸的版画,他都要认真端详琢磨半天。雕刻一幅完整的版画,既费时又费工。从雕版这么多版分好几次才能印成一张完整的木版画,环环透着真功夫。
  大抵是起源于唐朝的缘故,兴镇木板图画多以唐朝人物居多。相传唐时,蒲城位处京兆。五座唐陵在蒲城修建的百余年间,祭祀活动甚为多样,烧香敬佛,鞭炮焰火包装装潢、烧纸冥钱印制无一不需要纸张和图画,从而繁荣了兴镇的造纸和印刷业。木板图画也应运而生。在明清时,“奉先”极盛的学风,因“科举”“功名”“耕读传家”的文化需求,更是极大地促进了造纸业和印刷业的迅速发展,也为木板图画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抱瓶童子、状元花、窗花、灯笼纸,品类多样,色彩绚丽。“这窗花画是我们本地的特色。一般是四格画。桃意味长寿,佛手意味有福之手,石榴、葡萄意味多子多福,喜鹊意味喜上眉梢,猫头鹰和牡丹代表富贵白头。基本上都包含吉祥之意。”当然,蒲城本地的特色民俗也为木版图画增添了别样的色彩。在当地,木版画还会被用来印刷礼炮标签、包装、祭祀用品腊尖纸。“印刷鞭炮纸、腊尖纸,这可是我们兴镇独有的。”
  兴镇木版图画技艺,是赵凯军的家传手艺,传到他这里已经是第四代。孩提时的赵凯军,时常会看到父亲制作木版图画,也帮着一些力所能及的下手活,时间一长,制作要点和流程就印刻在脑海中。用一双巧手完成木纸之交,这个奇特的本领让年少时的他充满好奇。“小的时候经常能看到父亲做,觉得既好玩又好奇,老喜欢跟着父亲看、跟着父亲学。时间一长,木版图画咋样做、需要哪些材料做,自然而然就会了。”

  要说刻板是“魂”,那么调色则是兴镇木版图画的点睛之笔。赵凯军说,兴镇木版图画的颜料配置方法秘不示人,由师徒口口相传,有黑、红、黄、绿、蓝等五色,全部由纯天然植物和矿物质自己特制,具有年久色如新,遇水色不退的奇妙特质。“一种色一个版,线版是头一色,通常是黑色的,待线板印刷干燥后再印其他版,一幅五颜六色的木板图画需要五六块套版。比如说这个福禄双全,是咱当地常用的窗花纸,也会用作灯笼纸。这张图有四个颜色,制作时需要四个版,按照不同的颜色,一层一层套印上去。一张画的篇幅越大,颜色就越多,工序越复杂,完成一套刻板需要成个月。”在他看来,这不光是一个细心活,更是一个良心活。画越复杂越耗时,要求传承人极具耐心,心思细致。

  一副完整的木版图画呈现在眼前,印刷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一方棕垫被水闷湿,被垫在雕版四角。待印纸张被放置在雕版上,推拉之间,各种图案跃然纸上,栩栩如生。“每一次印刷都必须高度吻合,不能有丝毫错位,不然这纸就印废了。”边说边印,不一会儿,栩栩如生的门神像便产生了。
  兴镇木板图画历经岁月洗刷,有过繁荣,有过衰落。它根植于民间,服务于大众,蕴含着深厚的民俗风情,表达了人民群众朴素的民心民意。曾几何时,除了陕西省内各县外,它还远销到甘肃、青海、宁夏、河南等省区。上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初,陕西省群众艺术馆实地征集兴镇木版图画共得老样36种。上世纪60年代,兴镇传统木版图画业极大缩水。赵凯军说,当时赵家冒着危险藏匿了一部分老版和画样,并分散转移外地从事生产(赵氏画铺原在兴镇南街,曾迁往富平老庙一带半地下生产了多年)和家庭内部的技艺传习,而将这一文化遗产保存和传继了下来。
  时至2015年,这一古老艺术成功申请第五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代表性传承人,他感觉肩上的担子更沉了。他坚信家传的手艺做出来的木版图画,经得起岁月的洗礼和时间的打磨,每张刻板和画里的一笔一划都凝聚着祖辈们的心血和努力,这是再精密的机器也替代不了的。为了尽力恢复老版,他用胶印赚来的钱“养”木板图画。在多数人看来,修复制作木版画可是一项体力活,赵凯军却对这样的苦差事是乐在其中。他说,这种老祖宗传下的文化,这几年在父亲的口述下,自己尽力修复老版样,让年轻人知道是这是好东西,知道珍惜,让更多人懂得制作,懂得传承。经过近几年的努力,70余种版样被存留了下来。
  “我儿子现在也开始跟着学习木版年画的全套技艺,但愿木版画的传承在我这里枝繁叶茂!”对于未来,赵凯军自信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