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保护动态
我们的非遗故事
来源:渭南日报 作者:候贤琼 发表时间:2017-02-10 08:29:38

  记者 彭一鹏
  今年春节,有亲戚自南京回来。初三那天,陪他们去了趟党家村。刚进村,右手显眼处一间惜字楼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有人问,这是何物?正是这一问,让我想起了曾经在白水的采访——惜字敬纸,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俗载体。那个时候,我就在想,采访非遗这么久,也是时候回头去看一看,想一想了。
  2015年8月14日,《非遗故事》开栏,时至今日,整整一年半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走近非遗传承人,走进田间地头,亲身感受到了非遗带给我们的震撼与感动。而这些汇集起来,就是我们的非遗故事。
  这故事从哪里说起呢?或许还得从老腔开始。
  要说这几年,渭南最出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华阴老腔绝对是不能错过的。那是2015年8月的一天,我独自驱车前往华阴市双泉村,去采访那里的老腔艺人,作为《非遗故事》的第一篇稿件。
  那一次,老艺人们在距离我不到两米的地方表演,那种震撼终生难忘;那一次,老艺人带着我走遍了村里的角角落落,让我切身感受到那根植在黄土地上的文化是多么的质朴;也是那一次,一位老艺人对我说:“小伙子,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老了,但我们的手艺还要留给后人,你来宣传我们,我们欢迎,希望你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老腔,爱上老腔。”
  正是这一句话,让我觉得,身上多了几分沉甸甸的责任。
  后来,我又先后去了韩城白水,采访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韩城行鼓、韩城秧歌、韩城徐村司马迁祭祀以及白水的仓颉传说。随着一次次的采访,我对于渭南这片土地上深厚的文化积淀也愈发着迷。
  在白水,仓颉传说传承人王孝文对我讲了很多曾经在民间广为流传的风俗习惯,就好像之前提到的惜字敬纸,也提到了许多闻所未闻的传说故事。
  在韩城,徐村冯、同二姓千年以来一直在祭祀着自己的先祖司马迁,不同姓称先祖,这到底是为何?在当地村民的只言片语下,曾经的历史也被一点点地翻出……
  于我来说,发现历史是兴奋的,但面对现实也是残酷的,尤其是看到一个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随着社会的高速发展,不得不面对即将消失的窘境时。
  比如白水的仓颉传说,曾经妇孺皆知的传说与习俗,如今却随着社会翻滚的浪潮而逐渐消弭……
  我的一位同事告诉我,参与非遗的采访让他获益良多,比如她采访的蒲城杆火和合阳跳戏两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就让她切实体会到了民俗文化的魅力,而这些都是源于群众生活最真实的反应,也是之根群众土壤最动人的艺术。让人欣慰的是,国家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支持的,鼓励的。但是也遇到让人焦虑的时候,随着社会的变迁,真正传承的人才断代了。所以,她希望通过这个栏目,唤起更多的人,了解过去被轻视的民间文化所蕴含的无穷智慧和非凡的创造力,并努力把它们转化为我们下一步文化创新的源泉和动力。更希望能够搭建起一个平台,让更多的民间文化研究爱好者聚集在一起,共同促进非物质文化的保护和传承。
  另一位同事告诉我,一年非遗的采访经历,让他开阔了眼界,比如他参与采访的白水九龙木雕制作技艺、临渭区时辰包子制作技艺、临渭区水晶饼制作技艺、临渭区田市八仙鼓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让他对渭南本土民情风俗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非遗的生存现状也有了自己的思考。如九龙木雕与时辰包子的发展现状,是传统文化在新的时代的适应与妥协,但这种妥协却并非完全消极。时辰包子传人对技艺的改良与取舍,一方面结合了现代人的饮食习惯有所坚持,有所接纳融合,一方面面向市场注重“效率成本”原则,这对于非遗传承是值得赞许的。毕竟为人们所接纳的,所欣赏的,所关注的,所喜欢的文化元素才有“文化”的意义。而放弃技艺抑或固守传统,不能融合新的元素,迎合新的需求,标识技艺内涵,可能就会渐渐被忽略,进而遗忘。
  还有一位同事告诉我,长时间的接触非遗,让她深切地体会到,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传统文化的基因,是中华民族在历史演变中的痕迹与活力。但时至今日,虽然非遗保护的力度不断上升,但其传承难度依然较大。在一个习惯用财富来衡量生活好坏的时代里,非遗项目的经济利益,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其传承。比如华州填字谜接龙游戏,项目本身并不能产生较大的经济利益,因此直接造成了后继无人的局面。如今,其代表性传承人白向亮已经离世,只剩下年过古稀的同洋州老人,因为一句对白向亮的承诺,继续坚守传承。这样残酷的现实让人痛心,但又无可奈何,这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那就是即便有了一定的经济效益,但仍然不温不火。比如华州区同家村空心手工挂面,虽然已成立了专业公司和专业合作社,注册了“老同家”牌商标,仍受到地域的制约,品牌化影响较小,吸引和参与的人仍然不多,其技艺传承依然面临严峻的考验……
  这些,就是我们对非遗的感受与思考。一年多时间,我们走过了渭南的十三个县(市、区),采访了54个非遗项目,收获良多,但这些仅仅只是渭南市级以上非遗项目的六分之一,未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是幸运的,因为在我们之前,没有人做过如此系统的报道,所以,我们会坚持走下去,用我们的笔触做引领,带着更多的人走近非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