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2020年春节>> 节日习俗>> 正文
风俗里装满幸福
发布时间:2020-01-15    来源:渭南新闻网
  韩亚红
  记得小时候,每年腊月二十三开始,农村家家户户都要蒸年馍,蒸得很多,放在竹筛里,面缸里,满满当当,接下来就只是幸福地享用了。那时,家乡的冬天很冷,像一个天然的大冰箱,蒸再多的馍馍也不怕坏,一直能吃到年尽,甚至天快暖时。刚从缸里拿出的馒头,冻得坚硬,费好大劲咬下一小口,全是冰碴碴,我们把“冻僵”的馒头戏称“糖瓜”。
  先天睡前,母亲就和好酵面,放在热炕上,用被子盖严。谁要是有幸和酵面“睡”一个被窝,还须让它三分,否则酵面受凉不发,第二天的年馍便会泡汤。凌晨三四点钟,我们姊妹几个就被一一叫起,睡眼惺忪地开始一天的劳动。母亲掀开盖酵面的被子,原本半盆酵面此时已涨满一盆,险些从盆里溢出来,上面均匀地布满小孔,像蜂窝一样,掺合着淡淡酒香和面香的酵面味顿时弥漫了整个屋子。“酵子真旺!”母亲高兴地说:“今年能蒸个好馍!”母亲开始起面,我们姐妹3个将炕上的被褥卷起,将木制的炕桌抬上来,抹洗干净,在炕席上铺一层白纸,又开始拾掇笼屉,父亲和弟弟则开始用麦秆烧炕,收拾锅灶。
  面还没发起,全家人围坐在一起,母亲就讲蒸年馍的讲究和忌讳。最不能说的就是“完了”,一说“完了”预示着明年家里没有富余。当然,讲究归讲究,小孩子哪能记得那么清,每当一盆面快用完时,我们姊妹几个总会有一个迫不及待地嚷嚷:“妈,面完了!”每当此时,母亲只是笑着嗔怪一下,说“完了”的人,伸伸舌头,做个鬼脸,算是知错了。另一个讲究就是要对逝去的先人虔诚,否则先人的魂就会回来,捏扁正在蒸的馍馍。还有,蒸馍的这天最好不要有亲戚邻里到家里来,他们先人的魂会随他们来捏扁正在蒸的年馍。
  待盆里的面体积变大,布满小孔时就是发了,蒸馍就正式开始。母亲将一满盆面倒在炕桌上,撒上碱面,先团成一大块,然后分成三份,我们姐妹三个每人一块,开始揉。母亲说:“面揉千把,白如雪花。面揉到了,馒头就会又白又光,既美观又好吃。母亲将揉好的面搓成长条,用刀切成大小均匀的块,再稍加揉搓,就成了一个个馒头,然后,放在炕上的白纸上。炕是滚热的,这道程序叫泛馍,目的是为了让馍虚泛柔软,有弹性。”这是小馍,是最普通的。蒸完小馍,又开始蒸名目繁多的花馍,花馍比较大,样式各异。借助一把剪刀,一把小梳子,面团在母亲手里变成了一只只昂着头的雄鸡,一条条游走的鲤鱼。我们看得手痒时,母亲也会教我们做,只是怎样努力,总觉得自己做的鸡不够精神,而鱼又太肥太笨,定是游不起来的,面油包子的那道花边,总不如母亲捏的那么立体和细腻。母亲不会伤孩子的心,花馍出锅我们姐妹几个互相取笑一番,你说我做得鸡没脖子,我笑你做的鱼尾比牛尾巴还长。
  这些花馍食用的时间,食用的人是有点讲究的。比如,面油包子和外形像桃子的花馍是送给外婆的,外形像鸡或鱼的花馍是送给姑姑家孩子的。有一种外形很简单的馄饨馍是自家人大年初一下午吃的,每人一个,预示着一家人,平平安安,浑浑全全。我们姐妹几个成家以后,每年母亲都要照例给我们姐妹三人每家蒸三个馄饨馍,希望我们都能平安浑全。
  自小侄女出生后,母亲就一直在北京,今年父母亲和弟弟一家准备回来过年,我也蒸些年馍迎接他们。蒸不了那么多花样,只蒸了小馍,还有母亲爱吃的萝卜包子,又专门给小侄女蒸了几个小小的花卷,愿小侄女幸福美丽得像花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