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2018春节>> 节日习俗>> 正文
春回老家说“花花”
发布时间:2018-02-26    来源:渭南日报
  记者  张绚丽
  因为实在拗不过老妈,原本做好出游准备的我,最终还是在月尽那天回到老家——合阳县路井镇党定村。
  2月16日,正月初一,天气晴好,吃过老妈一大早包的韭菜馅饺子,已经9时多了。
  刚放下碗,老妈就不停地催我给几个自家屋伯去拜年。
  还没走到七伯家门口,我便看见宝林哥拿着一对大铜镲急匆匆往门口跑,看见我后,他一边往回折,一边说“今天在村部有花花会呢,锣鼓队要开场助兴,我怕去晚了!”
  带我见了七伯,他便打个招呼去村委会了。
  给七伯、八伯拜完年,我又到一些街坊四邻家去转了一下,已经11时多了。
  走在通往村部的水泥路上,已经听不见锣鼓声了,花花会开始了。
  “合阳的花花说的宽,上下说了几千年。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今天,世上若没花花种,五谷绝收断香烟,人间有了爱和恨,花花才得代代传。”
  在村委会的月台上,20余位婶娘嫂子们胸别小红花,端坐在一排放成半圆形的桌椅前,清清姐站在月台前,手拿话筒正在认真地说着花花。
  “正月初十县里要来录像,我想让大家以演出的形式正式排练一下,争取那天有更好的表现。”今年77岁的安文秀老人是一名老高中生,也是我们村花花会的组织者。
  花花会结束时,已是中午,我不好意思打扰略显疲惫的她,便约好晚上去她家里采访。
  “今天中午忙糊涂了,忘了让你加我的微信,这样咱联系起来就方便了。”晚上7时,我一进她的房子,文秀大妈就拿出手机,和我扫码互加了好友。
  花花是一种流传在黄土高原土地上的地方文化,大多没有作者,它是女性用口头一代一代传下去。
  “睡觉觉,睡觉觉,睡觉起来跑套套,睡着着,睡着着,睡觉起来吃馍馍。”文秀大妈一边说着花花一边回忆说,“记得小时候,我躺在母亲的怀里,母亲拍着我哄我睡觉,口里经常念着花花。”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从母亲那里学会了几十条花花。
  “红豆豆,卜米米,我是我娘的小女女。娘家院子栽黄菊,一束黄菊没栽了(liao),听见门口黄狗咬。黄狗你咬谁,我咬张家洼里你雷伯(bei)。雷伯雷伯你坐下(ha),黄狗黄狗你卧下(ha),叫我给你烧茶(bie)芝麻……”采访过程中,文秀大妈的花花说来就来。
  “对!对!对!”听到这里,我连忙激动得附和,“我们小时候最常说的就是这个,还有那个‘扎扎jue,狗yiyi,坐(cuo)到门户等女婿’……”
  文秀大妈一边笑着点头一边告诉我:“所以说咱们合阳花花历史悠久,既有民谣农谚,又有古经故事,是一种人人都可以亲近的艺术。”
  随后,她拿出一个笔记本说:“你看,我目前收集整理的百余首花花里就包含有很多方面的内容。”
  “除了刚才说的这个《红豆豆》,还有《红鞋鞋》《花鸭鸭》《鸡咯咯》《跑船船》《十不足》《离娘亲》《花贩子》《小寡妇改嫁》等都是比较经典的花花,传唱度特别高。”
  文秀大妈指着笔记本上的一段文字说,“咱们村的花花会成立后,有许多人就问我,啥叫个花花?这是我整理的一段文字,花花扎根黄土,来自民间,反映时代,记载时代,歌颂时代,评说时代,有褒有贬,底蕴深厚,源远流长。”
  “其实,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年,咱们村已经很少有人说花花了,都是我们几个老婆子坐到一起说一说,一些传统的花花也面临失传。”
  文秀大妈说,2015年农历九月九,也就是重阳节,她和好友赵秀芳相聚,后来又邀请了好友安金香、赵晓春。“闲聊时大家觉得农村的重阳节冷冷清清,没有个过节日的样子。就提议组织几个爱好者说一下花花,一起乐一下。”
  “那天正好是周三,于是,就将每周三定为村里的花花会。”文秀大妈说。
  两年多来,随着大家对党定花花会关注度的不断提高,花花会的成员也由原来的几个人增加到20余人,而且不仅有老中青,还有小学生。
  “大家除了对说花花的兴趣越来越高,还结合时代发展创作了十余首新花花。”
  “比如《有女要嫁党定的男》——菜籽炸油香又甜,有女要嫁党定的男。改革开放三十年,党定处处艳阳天。东沟西岭全绿化,村南村北花果园……”
  “比如《十九大精神放光芒》——十九大精神放光芒,党定更上一层天。工作报告绘前景,初心不忘筑梦坚。打赢脱贫攻坚战,贫穷帽子要摘完。高龄补贴全覆盖,老人月月能领钱。推进绿色大发展,建设和谐新家园。新时代新畅想,再闯党定新辉煌!”
  “还有《妯娌尽孝》《我们村的黄褂褂》《新编打金刚》《丈夫出门我在家》。”
  “非物质文化遗产要传承,党定的花花不能停。”
  采访结束时,已是晚上9时多了,文秀大妈说,“希望今后咱们合阳的花花也能像华阴老腔一样,被更多的人记住,并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