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2018春节>> 节日习俗>> 正文
年从冬至开始
发布时间:2018-02-12    来源:渭南日报
  问永和
  冬至过后,年的气氛便越来越浓。行走在澄城县的街头巷尾,街上也好,乡间也罢,进入腊月,各种吃食和祭拜仪式有条不紊地纷纷而至,处处弥漫着年的味道。
  腊月初五,早上天不明全家都喝“五豆”。“五豆”是用五种豆子和大枣煮的稀饭。
  腊月初八要吃腊八面。做腊八面的面条要细而长,面团擀开之后不是用刀切,而是用刀剺(lí)。与平时相比,腊八面臊子的做法稍有不同:一是辣子出头,油而红;二是豆腐和红白萝卜都切成菱形的,比平常的要大一些。
  腊月二十三,是一家之主灶火爷升天的日子。这一天,出门在外的人要在天黑前回到家,因为“灶火爷要清点人口”。这一天,人们要敬献灶火爷,可以准备烧饼馍等圆形的献品,祈求事情圆满。当然,也可以准备糖瓜、柿子等食物,前者粘牙,后者味涩,让其少说坏话。敬献灶火爷,必须在当天晚上十二点以前结束。这天,还有给刚出嫁的女儿“送饦饦”(烧饼)的习俗。
  旧年的结束也意味着新年的开始,一切都要有“新”意。因此,“扫窑”就成了澄城县人年三十前最重要的日程安排。“扫窑”开始了,把所有的家什都搬到院子里,用大扫帚扫窑顶,再用小扫帚扫窑里的角角落落,刷洗家具、坛坛罐罐、桌椅板凳等。这天,就连院内和大门外的柴垛、粪堆都要收拾干净,送到田间地头,干干净净迎新年。
  忙活一整年得了清闲,游子自五湖四海归来,总要采办些吃食,打发这天寒地冻的光景,过几天舒舒服服的小日子。“办年货”成了过大年必不可少的环节。澄城县人办年货,多半都在腊月二十以后到集市上采购,一股脑把吃的、用的和走亲戚的礼品置办齐全。大肉是年货中的“主力军”,在澄城县一直流传着“肉割下了,年货就办齐了”的口头语。碗、筷子和灶具等也成了主角,除了待客需要,还饱含着添人加口、“快快乐乐过年”“快生贵子”的寓意。
  在澄城县与吃有关的年俗中,油炸馃子和煮年肉、蒸年馍一样,都是必不可少的事项。临近年节的这几天,走在澄城县的村巷里,到处都有炸馃子的阵阵油香,撩得人敏感的鼻翼不停地翕动,浓郁的年味便包裹了人的身心。
  炸馃子的面虽然也是一般的面粉,和成的面团却不同于一般蒸馍的面。做油炸馃子的面里要加些鸡蛋、糖水、椒面等,前者为了炸出的馃子吃起来酥脆,后者当然是为了提味。然后擀成面片,有的直接切成小菱形,有的切成长方形,一般都是在面片中间用刀划几条缝,再将面片的一端从划开的缝里翻过去,拧搓成一定的造型。讲究一些的,刀工和手工并用,可以翻成几瓣荷花,可以缀成一朵腊梅,可以捏成一只仙桃,全凭做炸馃的人爱好和手上技术。这些材料做成后,入锅烹炸。这其中,面的软硬、油煎的热度等,都要把握得恰到好处,炸出的馃子才会颜色黄亮,口感酥脆,美味悠长,让人欲罢不能。
  在我的老家,过年有油炸麻花、炸豆腐的习惯,人称“搭油锅”。那时人们日子普遍不宽裕,过年能“搭油锅”的没有几家。但是,在澄城县,不管日子过得好不好宽裕不宽裕,过年都要“搭油锅”、炸馃子,不管炸的馃子好不好,都要炸。因为这牵扯到面子问题。大年初一,村里的人都要互相走动登门问好。客人到家后,主人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端馃子。馃子里面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油炸的馃子,其他的茶水、花生、瓜子、糖果之类都是辅助的,只有油炸馃子最能体现主家对客人的盛情厚意,也最能说明家庭主妇的厨房技艺。客人一落座,主人就赶紧招呼:“吃馃子,赶紧吃馃子”,客人推让一番,一边喝着茶,一边尝着馃子,一边赞不绝口:“这馃子炸得好,嫂子这手艺高!”主人听得心里喜滋滋的,这年味就香了,亲情就近了,乡风就浓了。
  所以,在澄城县,过年炸馃子,名义上炸的是食品,飘的是油香,实际上炸的是年味,是礼仪,飘的是亲情,是过年的喜气,更是一种乡风文明和精神传承。